樊懿墨

一个极其无趣且冷血的人

面面的梦里啥也没有

大概是个au段子!设定沈巍赵云澜结婚,并一起抚养弟弟沈面长大。ooc预警,各种预警,不喜勿进,谢谢

面面从小有个梦想,就是和嫂子睡!!!

可惜哥哥什么都给面面,就是嫂子不许碰。

面面趴在饭桌上,两只圆溜溜的眼睛盯着嫂子。而被盯着的人埋头扒饭时不时还给哥哥夹上两口。面面哀怨的看着毫无遮掩秀恩爱的人,埋头叹气。

沈巍伸手敲敲桌子,瞪着沈面。快点吃饭,吃完饭上学去。我下午要出差,明天晚上才能回来。明天你们自己订外卖。

赵云澜从沈面筷子下夺走最后一块肉塞到嘴里嚼嚼嚼咽下去。“小巍你就放心吧!一天而已饿不着的。”

沈面撇看着最后一块肉被某个没有自觉的嫂子吞下去撇撇嘴,低头看着碗里的饭嗯了一声。

为了防止看到沈巍和赵云澜秀恩爱,在桌子上最后一块肉被赵云澜抢走之后沈面丢下饭碗背上书包跑去上学,也不管沈巍在后面气成什么样!反正今天沈巍不在家,嫂子管不了,明天沈巍回来说不定就忘了!

另一边沈巍和赵云澜黏黏糊糊了半天可算是在专车来之前收拾好东西了,赵云澜一副怨妇的模样送沈巍上车。

晚上沈面在路上磨磨蹭蹭不想回家。

“沈面,怎么了?平时放学就你回家最积极?今儿怎么还磨呢?”

“要你管!”沈面装出一副凶巴巴的样子吓跑同学,瘫在椅子上“唉,反正都得回家。”抓起书包慢慢悠悠往家走,到家没有往日的饭菜香,赵云澜坐在饭厅光着俩脚丫子,单脚踩着椅子,赵云澜正和小龙虾奋战。

赵云澜转头看见沈面回来冲着人招呼“诶诶,怎么才回来啊!我看你没回来,我就先吃了!快快过来吃好吃的,你哥在家都吃不到!”

沈面默默翻了个白眼,放下书包洗干净手走到餐桌前坐好,盯着一堆乱七八糟的烧烤,啤酒还有各种小吃皱眉,竟然还有散发着臭味的东西。沈面皱着眉头不肯吃,赵云澜剥完小龙虾,油还沾在手上叉一起块臭豆腐看准时机塞到沈面嘴里。沈面叼着半个臭豆腐咽也不是,吐也不是。忍着恶心放到嘴里嚼嚼嚼,诶好像还挺好吃。剩下半盒臭豆腐都进了沈面的肚子。沈面被赵云澜忽悠着喝了半瓶啤酒。赵云澜笑呵呵指着沈面“你小子酒量不错啊!比你哥强多了!”

沈面看着赵云澜有点迷糊,酒壮怂人胆,借着酒劲沈面刚打算扑上去亲一口赵云澜,一阵电话铃惊醒了沈面,就看赵云澜笑呵呵去阳台接电话。

留下沈面收拾残局,收拾完一堆乱七八糟的东西沈面有点醒酒了,赵云澜除了长的好看点,他哥到底相中赵云澜什么了?沈面死活想不通,想着想着就睡着了!

沈面看见赵云澜躺在自己床上睡得正香,睡衣领口大开,小腹的衣襟被掀起,裤腿也被蹭到小腿肚处,露出白皙的皮肤。沈面喉结滚动咽下口水,垫着脚慢慢走过去,手还没碰到人,就听沈巍大吼着自己的名字,一个踉跄摔倒在地。沈面突然从床上坐起来,摸摸头上冷汗,咒骂道“谁特么告诉我梦里什么都有的,老子梦里什么也没有!”

梗的来源是我有个傻朋友z,和另一个家里大人做饭特别好吃的朋友e。e的姥姥做饭超级好吃经常给我们带好吃的,但是她妈妈有一点点凶。我和z有个梦想就是去e家蹭饭。但是种种原因并没有蹭饭成功。某天z就告诉我们说她做了个梦,梦见我们去e家吃饭,满桌子的好吃的,e的妈妈就盯着她不给她吃,我们都吃的可香了,就她不敢动筷。于是我们嘲笑她。别人梦里啥都有,你的梦里啥也没有。

【何开心x尤冬冬】别样十幸

【何开心x尤冬冬】没有题目


ooc严重,不喜误入,不喜勿喷谢谢!

每次联文都是深夜写文,也不知道自己写的什么,每次还都是邪教,嗯,我也是个没前途的!头疼!大概就是类似初恋般 的小段子吧!我理解的志趣相投不是说有什么共同喜欢,而是那种你喜欢的我恰巧也可以帮到你!就好像你做饭我刷碗,你洗衣我晾衣!还有就是何开心舔唇的哪张照片真的真的好帅好诱人啊啊啊啊啊啊!


一幸志趣相投

 

第一次见到他是学校和几所大学联办的服装设计大赛,他不是设计师,是被一个漂亮的学姐拉来做模特的,尤冬冬站在后台打量许久,那个人好看的不像话,什么衣服穿上去都被他撑的很优雅!那个学姐不出意外的拿到了一等奖,尤冬冬只拿到二等奖!衣服穿在那个人身上,尤冬冬没办法用专业知识去评价设计,只记得那个人舔唇的模样,微笑的模样,眯眼的模样!尤冬冬还想象了下那个人穿上自己设计的服装的模样!结论就是好看的人穿什么都好看!

 

第一次见到他是在男装店里,导购小姐脾气差的要死,看着他在店里转来转去毫无购买的意思,张口闭口尽是讽刺!那人穿的不怎么样,对衣服的款式设计说起来头头是道,听着他指点店内的几件高订的西装,听他用专业术语说着这些衣服的适用人群,埋怨导购小姐服务不够专业,眼光不够独到,说完也不听人的回复气哼哼的走了。何开心扯扯正在试穿的衣服,自己好像不是他说的那种人群,嗯!这衣服果然不合适!等他换下衣服出门那人已经找不到了。

 

第二次见到他是在选修课的课堂,不知道是哪个室友坑了尤冬冬,告诉他心理学的选修分最好拿,结果整个寝室都选了心理学,而尤冬冬每周被迫来给大家答到,尤冬冬趴在桌子上想着那人的面孔对着A4纸勾勾画画,一抬头看到了正想念的人不免有些脸红。原来他是学心理学的成绩优异做了教授的助教。尤冬冬好像开始期待选修课了,每次上课对着那张脸在下面画着设计图,晚上回去修修改改,成型的设计图趁着课余时间偷偷做出来,学设计的大概就这一点好,眼睛毒目测就知道人的三围。虽然看不到那人穿上这些衣服,但尤冬冬私心还是选了些好的布料,导致他好几个星期都吃白馒头就咸菜!

 

第二次见到他是被米粒硬拉去做模特,被迫穿上那些五颜六色的衣服,突然想到服装店里那个人见解,对着镜子看了半天按照那人的理论这衣服还是很适合自己的。借着镜子的反射看到角落里的人,他果然是学设计的!皱着眉看人设计服装套到身上,这人也太瘦了,目测最小码的西服挂在他身上都大了一圈!虽然何开心觉得那个人的设计比米粒的还好看,但是专业评审还是给他第二名。何开心想如果做他的模特,是不是他就是第一名了?真笨!按照他的理论怎么不知道他不适合那套衣服呢?

 

第三次见到他是被他撞到,手里的袋子被撞坏了,里面的衣服掉落一地。尤冬冬有些慌乱,里面的衣服都是照着他的尺寸做的,虽然那人不是学设计的也不可能知道这些衣服都是照着他设计的,但尤冬冬的脸还是红了!那人蹲在地上帮他把衣服都拾起来。对他说,你设计的吗?这衣服很特别!尤冬冬恍恍惚惚的把衣服都递给人又恍恍惚惚把自己的联系方式给人!

在恍恍惚惚中下了结论,嗯!人长得好看,声音好听,还温柔!

 

 

第三次见到他是在心理选修的课堂上,无奈被自家导师坑去做助教。点名时看到角落里的小兔子喊了八声到,估计是被室友推出来的,真不知道哪个才是他!想知道也简单,不过更想听小兔子的亲自介绍,笑着不去观察人的表情!看着趴在角落的人在那里勾勾画画启唇轻笑,小兔子我看到你偷看我了!偷看什么?想看光明正大看呗!我又不介意你看!可惜小兔子专注画图,就算不是专注画图也听不见何开心的心声!

 

 

第四次何开心忍不住出击了,故意撞到小兔子,看到小兔子脸红,散发着魅力迷惑小兔子,趁机拿走了一袋衣服,还要到了手机号!机会都是自己创造的!何大心理专家充分利用自己为自己创造的机会,获得了最大的福利!

 

 

 

不知道两个人第多少次的相遇后,在一起变得顺理成章!

 

“开心,你知道吗?我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是在一次比赛上,我觉得我输在了模特上!”

 

“笨蛋,我第一次见到你是在男装店,你把导购小姐怼的哑口无言!第二次见你是在那次比赛上,其实我也看到你了,我也觉得你输在模特上!”何开心搂住尤冬冬的细腰皱眉,还是吃不胖的体质,怎么才能养出肉呢?

 

“啊!原来是你先暗恋我的啊!”尤冬冬跳起来耀武扬威的坐在何开心腰上

 

 

“都是一见钟情,还要分先后吗?”掐着人细腰翻身将人压倒在床上

 

尤冬冬眯起眼却没有想象中的热吻,轻轻启开一条缝看人正神情的望着自己,不免有些沉醉“开心!”

 

“嗯?东东以后你设计的衣服我做你的模特!”

 

“嗯!那我要是设计女装呢?”

 

何开心咬牙切齿的啃上人的唇“尤冬冬,你别想下床了!”


别样的巍澜十幸联文预告

六月十三日镇魂上线,从此你我的生命力多了一道靓丽的风景---巍澜

时隔五个月我们依旧庆幸巍澜的存在,感谢巍澜的陪伴!感谢局劳斯和北劳斯带来的美好!

在十一月十三日十三点十四分,将会有别样的十幸为大家献上!

欢迎期待!


因作者不同tag也不同,所以可以关注tag【别样十幸】



一幸志趣相投                                             @樊懿墨 
二幸倾情守候                                             @种大豆的鹅  
三幸相逢一笑泯恩仇,嗔痴皆宽宥。          @墨小铭——死于债多  
四幸寿终正寝                                             @颜兮爱糖 
五幸一生顺遂                                             @北有 
六幸生不同枕死同丘                                   @婶什 
七幸坦诚相待识温柔                                   @建国不草粉草你 
八幸亲友在侧                                              @费加洛的猫w  
九幸相携白首                                              @顾花花.               
十幸江山已看遍,来世再同游。                  @一只卷小卷 


觉得自己超持久,哭两个多小时还能哭……就是哭完好难受,想吐头疼还晕

凌李

落落 @梓兰菱落 的生贺拖了好久,么么哒爱你哦!我也不知道我写的是嘛玩意儿


文笔渣预警,ooc预警,不撕逼预警(一个小渣渣不撕逼谢谢)各种预警不喜绕路,占tag抱歉了



长期饮食不规律的人容易暴饮暴食,对身体伤害很大。灵感是来自三次元的一位朋友,她因为偶尔会饥一顿饱一顿,所以会莫名的饿然后吃特别多,虽然他现在没有胃病,但是很担心他身体会不会有什么影响,有好的建议可以稍微告诉我一下吗?

 

 

李熏然终于在中秋之前赶回来了,连着几个大夜熬下来,季白大手一挥放了大家的假。熏然连家也没回直奔医院去了。凌远还在做手术,大家都习惯了这个热心的小警察来找院长,热情的把人请到凌远的办公室。李熏然窝在办公室待客的沙发上小憩了一会,熬大夜的后遗症上来了,看见凌远桌上的月饼礼盒开了月饼坐在老板椅上,等李熏然反应过来大半盒月饼都下了肚。这时候熏然才想起来凌远不允许他暴饮暴食,舔着唇看着桌上的月饼盒,抓起包装袋团成团塞到衣服兜里,李熏然从未如此庆幸自己拆盒的好习惯。一个个小盒摆回去恢复原来的模样,窝回沙发里。

 

凌远下了手术被人告知熏然在办公室等他,嘴角上扬快步回了办公室。推开门,见人睡在沙发上走过去,抚过人垂在额前的头发。

 

身为刑警的敏感在人走进的时候熏然就醒了,感受到进来的是谁没有睁开眼,人手抚上前额时痒痒的触感让李熏然缩瑟了下睁开眼搂住眼前的人。

 

“手术完了?”

“嗯,下班了,我们回家!”

 

凌远支撑着腿站起来换衣服,转头看到摆在桌子上的月饼对着李熏然笑笑“医院发的月饼,都是你喜欢的口味。”

 

李熏然略有心虚的看了看月饼抢先一步拿起桌上的月饼“我来拿。”

 

两人一起开车回家,顺道去了趟超市满载而归,凌远有些疑惑李熏然执着着拿着那盒月饼

 

李熏然刑警那一套在家里并不实用,在一个爱你的人面前永远没有秘密可以瞒住

 

“熏然,你先去洗澡,洗完澡就能吃饭了!”凌远接过菜拎进厨房,眼见着熏然抱着月饼盒不知道放哪儿好

 

“好。”熏然答应着人,心里想着把月饼盒放哪儿,抱着礼盒走到卧室,想了想把月饼盒塞到衣柜里,兜里的包装袋丢到卧室的垃圾桶里,冲进浴室洗澡。

 

凌远想着人经常饥一顿饱一顿,煲了汤,炒了两个易消化的小菜摆好“熏然,吃饭了”

 

李熏然听人喊换好家居服出来,看着桌上的菜硬着头皮端起饭碗往嘴里扒饭

 

“熏然,不想吃就别吃了。”凌远看着人明显吃不下却还硬塞的模样伸手抢下人的饭碗

 

“我,我没有”凌远脸上的失落让李熏然有些心慌

 

凌远看了人一会低头默默扒饭

 

李熏然受不了这样的凌远,将在办公室偷吃月饼的事情全盘说出

 

凌远看着空了半盒的月饼眉头紧蹙“胃疼吗?”

 

“不疼,就是有点撑。”李熏然心虚摸摸鼻尖看着人

 

翻出家里的消化药给人吃下去,两个人又重新坐到饭桌上、凌远吃,熏然看着

 

李熏然小心翼翼掏出兜里藏得月饼推过去“给你留的,中秋快乐”


看着人的模样凌远笑出声“中秋快乐,月饼不能再吃了,”



在胃病,感冒,各种跌打损伤中来回循环。好了胃病来感冒好了感冒又想吐,真的不是我最近暴躁……我……

我确定不会交朋友,不会为人处世。我要是真的有那么圆滑我就不用把自己搞这么糟糕了!

混圈子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也不能说是对圈子也有感情,其实就是对人有感情。自认为交了一些朋友,可结果还挺让人难受的。是我做的不够好吧!

有时候自己暗戳戳的在那边担心这担心那的,自以为付出了很多,实际上对人家根本没有用。真的是时间越久,越忘记了当初那个自己。

还是当初的自己好,不会去想那么多,什么东西都可有可无,每天看着爱豆就能傻乐一整天。但是在圈子待的越久就没有那么佛了,我知道是我贪心了,去肖想一些不属于自己的感情。挺累的,所以呢?该改变心态了,佛一点,会很好!

我其实还是一个挺敏感的人,真的很多事情我不会说,但是我看着或者知道了真的会很难过,我又不知道怎么说,也不会去说。所以和我做朋友很累。

我真的是很矫情的一个人,只不过我不表现出来的时候谁也不知道而已!

矫情又糟糕的人,大概不配有朋友吧!


记梗加吐槽

逛超市看见椰子糕和芒果糕。难以取舍都买了,结果回来发现椰子糕少了一个,又一个袋子是空的。话说里面的椰子糕你是去替我渡劫了吗?


咳咳上面是吐槽,下面因吐槽记个梗

小澜孩儿喜欢吃糖啊!还喜欢吃椰子糕,没事就喜欢买椰子糕吃,不过椰子糕他从来都没分给别人过,棒棒糖有时候还分给别人吃哄哄小姑娘什么的。椰子糕可是从来舍不得的。有一次出任务的时候兜里踹了两块椰子糕,任务蛮危险的。不过小澜孩儿逃过一劫,成功抓住了凶犯。小澜孩儿瘫在地上掏掏都路的椰子糕,结果发现椰子糕少了一块。随口吐槽“你是替我渡劫去了吗?哈哈!”然后嘴角带血的沈巍趴在赵云澜身上。冲这人点点头

矫情

矫情了一晚上该睡了!我不该是这样的人啊!哎!果然啊!贪欲啊曾经的小天使不见了,还能找回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