樊懿墨

一个极其无趣且冷血的人

我确定不会交朋友,不会为人处世。我要是真的有那么圆滑我就不用把自己搞这么糟糕了!

混圈子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也不能说是对圈子也有感情,其实就是对人有感情。自认为交了一些朋友,可结果还挺让人难受的。是我做的不够好吧!

有时候自己暗戳戳的在那边担心这担心那的,自以为付出了很多,实际上对人家根本没有用。真的是时间越久,越忘记了当初那个自己。

还是当初的自己好,不会去想那么多,什么东西都可有可无,每天看着爱豆就能傻乐一整天。但是在圈子待的越久就没有那么佛了,我知道是我贪心了,去肖想一些不属于自己的感情。挺累的,所以呢?该改变心态了,佛一点,会很好!

我其实还是一个挺敏感的人,真的很多事情我不会说,但是我看着或者知道了真的会很难过,我又不知道怎么说,也不会去说。所以和我做朋友很累。

我真的是很矫情的一个人,只不过我不表现出来的时候谁也不知道而已!

矫情又糟糕的人,大概不配有朋友吧!


记梗加吐槽

逛超市看见椰子糕和芒果糕。难以取舍都买了,结果回来发现椰子糕少了一个,又一个袋子是空的。话说里面的椰子糕你是去替我渡劫了吗?


咳咳上面是吐槽,下面因吐槽记个梗

小澜孩儿喜欢吃糖啊!还喜欢吃椰子糕,没事就喜欢买椰子糕吃,不过椰子糕他从来都没分给别人过,棒棒糖有时候还分给别人吃哄哄小姑娘什么的。椰子糕可是从来舍不得的。有一次出任务的时候兜里踹了两块椰子糕,任务蛮危险的。不过小澜孩儿逃过一劫,成功抓住了凶犯。小澜孩儿瘫在地上掏掏都路的椰子糕,结果发现椰子糕少了一块。随口吐槽“你是替我渡劫去了吗?哈哈!”然后嘴角带血的沈巍趴在赵云澜身上。冲这人点点头

矫情

矫情了一晚上该睡了!我不该是这样的人啊!哎!果然啊!贪欲啊曾经的小天使不见了,还能找回来吗?

巍澜【给姐姐的生贺】

梗来源于可爱的点点 @啧 ,然后要和姐姐说声抱歉,拖了那么久,才码了生贺。 @因为遇见你 


文笔渣预警,ooc预警,所有锅都是我的!不喜请绕路谢谢!


大战紧要关头夜尊得知哥哥没有抛弃自己,及时收了手谁知道却被能力反噬受了重伤。沈巍和赵云澜用了很多办法才将夜尊救了回来。可是夜尊对以前的事情一点不记得,只是隐隐约约知道有个哥哥。看着夜尊这个样子,沈巍心里也是五味杂陈,两人商量了许久,干脆直接隐瞒了夜尊的所有事情。

 

巍巍坐在床边摸着弟弟的头“你叫沈面,是我弟弟,发生了一些事情所以你失忆了。”巍巍不会撒谎,耳尖泛着微红,还好刚醒来的面面没有问过多的事情

 

 

失忆的沈面虽然没有异能,但淘气确实一顶一的好手,家里刚收拾好的东西转眼就被沈面弄乱了,赵云澜不仅疑惑这是亲哥俩吗?怎么一个收拾屋子一个破坏呢?比自己住的时候还乱,不过好在沈巍管的住他,收拾的速度也快。赵云澜本身自己住的时候就是乱七八糟的,在加上他家巍巍的面子,也就不计较那么多,买新房的时候还特意给沈面带了个屋子。

 

沈面在他哥哥面前乖的不要不要的背地里却时不时的欺负大庆,偶尔赵云澜的话也不听,赵云澜也懒得管这个心智不全的小舅子,要什么给什么丢个大庆过去受苦,和沈巍跑去二人世界。

 

 

这两人如胶似漆的日子还没过呢!沈巍就接了国外的学术交流,为期一周。纵使赵云澜在不舍也是没有办法跟着去的,除了特调处还有这个沈面需要人照顾。赵云澜在沈巍走的时候答应的好好的,谁知道这面面就不受控制了。每天回家没有沈教授的爱心餐,还要面对沈面的一脸怨念。满脸写的都是饿,你坏,我要哥哥,赵云澜气的心里骂娘,我还想你哥呢!我有什么办法?还是认命的给沈面泡面,俩人顶着鸡窝邋里邋遢的吃着外卖。赵云澜每夜都在床上辗转反侧,隔壁沈面的房间里一声一声大庆的惨叫。第三天赵云澜真的受不了了!拍了一张沈面邋里邋遢抱着大庆一地猫毛的照片发了一条仅沈巍可见的朋友圈!

 

“谁家的娃走了?我已经帮你养好几天了!在我这白吃白住还欺负我家猫,家长看到请速速联系我!!!”

 

只要是赵云澜的朋友圈沈巍都去细细的看上几遍,何况这样一片专门给他准备的朋友圈。沈巍算着时间给赵云澜打了电话“云澜,抱歉!”

 

“不是,宝贝你到什么歉啊!你快回来把!我都想死你了,没有你的日子太难熬了!”沈巍只是道了句歉,赵云澜话匣子便打开了!

 

沈巍掐着时间劝着赵云澜去睡觉。赵云澜不情不愿的挂了电话临了还说着肉麻的话“小巍,我想你了!”

 

沈巍嗯了一声,握着挂掉的话筒许久“云澜,我也想你了!”

 

 

赵云澜也就是随口抱怨,谁想到第二天晚上回家,家又是那个温馨的家,有晚餐,有爱人。而面面早早就被沈巍教训一顿赶去睡觉了。

 

赵云澜抓着沈巍的领带笑着问人,“不是还有几天吗?”

 

“我来领走我家的娃儿!”听人的回答赵云澜好笑又有些气馁

 

沈巍突然凑近人“还有,我想你了!”

 





毛猴韩神二三事(十诫番外)


算是相思十诫联文的番外吧!毛猴苦,其实韩神也很苦,所谓物极必反,他们两个在一起就甜一下吧!无脑,不背锅谢谢!

毛猴在野外生存久了,没见过什么被子,也不知道什么叫做保暖,他觉得自己就是最暖和的。


被带回到研究所剃光了一身的长毛,他知道了什么是冷,他想起了那个夜里贴到自己身上的人。猴抱着光秃秃的自己打了个哆嗦,他有点想那个人了,冷!


 

韩沉终于从昏迷中醒过来了,而毛猴也终于穿上了衣服。毛猴蹦跶着进了病房,他不喜欢这个色调,不喜欢这的空气,除了躺在病床上的人,他都不喜欢。看着没有毛的自己毛猴觉得自己和他有点像了,他也不知道自己还够不够暖和,直愣愣的冲过去把碍眼的被子丢到地上,自己摊开了趴上去。


韩沉无奈的看着人想起来在山洞里的那一夜,还是有毛的猴暖和!抬手阻止了想要过来拉开猴的人,顺便轻拍着人的背。


韩沉纠正了很久,毛猴终于同意和他一起盖被子了!


很久以后毛猴知道了自己的行为叫什么:别盖被,盖我!


对于毛猴的一些简单看法(说白了就是自己的矫情)

对于毛猴的一点看法

大多数人对于毛猴这个角色都是带着玩笑的感觉去看。而我看毛猴的时候却是心疼的。毛猴其实是他的名字,他也是人,不知何种原因流落深山老林的人,不知道经历了多少才在那种恶劣环境下生存下来的人。远离尘世已久,过着野兽般的生活。

 

 

在山涧里,是他的地盘,不能说是他称王的地方,但至少在这个地方他是安心的,弱肉强食只要他强壮他就可以生存。捕鱼吃小动物摘野果,长时间的这种条件他已经适应。可当他被强行带离这个熟悉的环境,他的内心到底有多少惶恐与不安?又有多少人能理解他的惶恐与不安?有人拿他当稀罕的物种看个新鲜,有人把他当挣钱的工具。他打不过也逃不掉,他内心纯净的如一张白纸,上面没有半点污点。可人呢?他们内心藏着多少肮脏的东西?他能轻松的干掉野兽却对一个对他怀有坏心的人毫无办法,因为他太单纯了。

 

他害怕时只能用凶狠来掩饰自己的不安和脆弱,在这个世界上他是无助的,他曾躲在他安稳的小窝里,而被人带到世人眼中,他只能小心翼翼的跟着带他出来的人,,他没有办法去辨别人的好坏,只是单纯的将自己整个交付给带他出来的人。

 

他的幸或不幸只能交付给带他离开安稳窝的人。刷剧的时候我就在想如果带他出来的人是一个能够护他周全的人该多好!毛猴不是个弱小的角色,但他的能力和他的单纯让他在这个世界显得那么无助和弱小。



喜欢毛猴这个角色,也心疼这个角色

七夕虐戏第三弹

我家裴裴 @不方不方 超可爱的,大过节陪我对虐戏!是的我戏渣,古风皮更是一塌糊涂!

连城璧 【我】 x裴文德【 @不方不方

连城璧x裴文德

 

背景:江湖与妖异并存的时代

剧情:连城璧与裴文德新婚之夜收到皇帝诏书,命裴文德收复妖王。连城璧与裴文德诀别

出场人物:无垢山庄庄主【连城璧】  缉妖司统领【裴文德】

 

 

裴文德:【红烛金台,琉璃酒盏,相对而坐的正是平日里放在心尖上的人。烛火摇曳,映着人喜服更加好看,桌面上铺了红色的喜布,早有人摆了酒杯喜果在上面,白日里折腾了一整天,总算入了洞房,还要有喜娘在耳边唠叨,听的头疼于是便把一众人都赶了出去,房间便只剩自己与他。将两个杯子摆好斟满,将其中一杯递给他】

连盟主,合卺酒我们自己喝吧,他们太啰嗦了

 

 

连城璧:【招待了一天的客人,好不容易回了房,终于安心的坐在人身边。笑意盈盈的看着人把屋里的人都赶了出去,接过人手里的酒杯,拉着人手】都听你的,文德还要叫我盟主吗?如今以是夫夫,文德还不改口?

 

裴文德:【改口?夫君夫人的词儿在脑子里转了半天,哪个都叫不出口,索性闭口不言,拿起自己这边的酒杯,倾身勾住人手臂挽回来送到嘴边】先喝【言罢同人一起饮尽杯中佳酿,不知是害羞还是醉了,双颊渐渐染上绯色,斟酌开口】那..叫城璧可以吗 

 

 

 

连城璧:【见人为难也不逼迫人,冲着人温和笑笑等人开口,谁知那人竟挽住臂弯喝起了合卺酒,举起自己的酒杯看着人的脸庞将杯中合卺酒一饮而尽,手臂还未放开,就听人开了口,城壁二字遁入心扉,流露出欣喜之意】好,你说的都好【站起身自上而下的细细端详着人,伸手将人落在额前碎发憋入耳后,还未开口敲门声不合时宜的响起来,对着人抱歉的笑笑,放开人的手,转身去开门,与门外人攀谈几句,手里拿着一封信站在门口犹豫着要不要给人】

 

 

裴文德:【任他去开门,回身将床褥铺好等人回来,却半天都没见人回来,直觉告诉自己大概没有好事,探头向门口看去】怎么了?【见人在门口犹疑,手中手中信封的样式再熟悉不过了,那是宫里写密函专用的,里面的也算做是圣旨,只不过因为这种任务往往见不得人故而采用信函的方式,在辑妖司十几年这种东西见到太多了,上前圈住人腰身一边拿过他手中密函,满是歉意开口】看来今夜不能陪你洞房花烛了

 

 

 

连城璧:【自知人所担负的责任,不想放手却也不能耽误了人,知道他为了能够进缉妖司捉妖有多不容易。不敢用力捏着信只得松了手,只好伸手将人抱在怀里,头埋在人的颈窝深深吸了口气。而后将人推开背过身去】去吧,我等你回来【看着眼前的洞房花烛心里念得只剩下人的安危】

 

 

 

裴文德:【搂着埋在怀里依依不舍的人,轻轻拍拍他后背以示安慰,唇角挤出一抹微笑】好了,就是去抓个妖而已,很快回来,没事的【看着人转过身去,不舍的从身后将人抱住,轻吻人耳尖压着声音】等我回来【将信笺折起来收进腰封,从架子上取走佩剑出了门,直到走出山庄大门才敢回头看一眼】

 

 

 

 

连城璧:【转过身掩饰不舍,谁知人竟抱上来,垂在身侧的手藏于袖中,默默的握紧。耳尖的温热使自己收回理智,握紧的拳渐渐松开,低声回人一句】我等你【人出门的那一刻,猛地转身望着人的背影直至再也看不见,踱步回到房间。成亲的喜气还未散去,满屋的嫣红此刻有些扎眼,独坐桌边拿起剩下的合卺酒灌得烂醉】文德,平安回来

谭赵,凯凯生贺

凯凯王生日快乐啊!希望你能拥有最好的和你最爱的!



赵启平不记得这是谭宗明第几次忘记重要的日子,结婚以前不管谭宗明有多忙,他们在一起的纪念日,七夕,情人节,每一个节日都有惊喜和礼物。今天不管是纪念日还是节日,谭宗明都忙的不见人影。

 

赵启平今天特意请了假,坐在江边摆了一排空酒瓶,时不时拿着手机看上许久,一个电话也没有,眼见着手机的电量即将耗尽,赵启平干脆关了机。是时间太久了,你对我失去兴趣了吗?赵启平突然自嘲,怎么可能要求多情的谭总对一个普普通通的骨科医生长情呢?身为医生赵启平的职业道德让他不能放纵自己关机太久,晃晃手里的酒瓶,饮尽扔下酒瓶看了看车只能扔在这了,反正这车挂在谭宗明名下,停的再久也不关他的事,赵启平有些坏心眼的想着。随手拦了辆车,回家。

 

 

推开门,看着黑漆漆的屋子,赵启平就知道自己白期待了!心存侥幸的想着人会在家,原来只是自作多情了。连灯也懒得开,摸着黑的往卧室走,走到沙发附近却被人一把抱住,赵启平吓得一激灵。“宝贝,你喝酒了!”问句却用肯定的语气说出来,赵启平对人这种行为感到气愤,连续几个节日被放了鸽子,他还特意请假等着他,难得见了人,却是这个态度,赵启平狠狠的挣开人,往卧室走。谭宗明知道人心里有气,跟在人身后帮人开了灯。

 

赵启平没想到卧室铺满了两人的照片,只是中间最大的相框里少了一张照片,上面摆着两个小盒子。谭宗明推推人“不去看看吗?”

 

赵启平本想着耍下脾气,谁知道竟被人推进去,把盒子塞到人怀里,“启平,我知道你在气什么,这几个纪念日我都没有陪你过,是因为我想我们应该多一个纪念日,结婚纪念日!我们的照片里唯独少了这个最重要的,你愿意和我一起把他补上吗?别拿其他理由搪塞我,医院已经答应给你一个星期的长假,我这段时间也处理好公司的事情,现在只差你一句话,你,愿意吗?”

 

赵启平拿着手里的盒子笑了“我还有拒绝的余地吗?”老狐狸总是把一切安排好了!

 

“虽然结婚证只是一张纸,但我想给你所有我能给的承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