樊懿墨

吾有爱,与之隔山海

我大概还欠着好多生贺以及一些东东,木有写,但是捏,木有时间了,淡圈两个月,就回来还债,填坑,说不定会诈尸,唉,好多小可爱,好爱你们哦!会等我的对吧对吧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好久不能上老福特了

谭赵

那个格式木有时间改了,首先呢,这是可爱点点的梗! @_原地踏步_ 梗呢原本是凌李吧,但是我觉得凌李,谭赵,庄季,洪季都挺带感,所以嘞,先写了谭赵,送给今天不开心的珏珏 @是珏不是王玉 ,顺便艾特可爱的小宝贝 @锦宝

赵启平总是能找到和老谭的新鲜感,老谭这不开着会呢,给某人的专用号就响了,“老谭,你舍得给我花钱吗?”收到这样一条短信,这让驰骋商场的大鳄突然有些心慌“怎么了?宝贝,你有事就说,别吓我”关了手机,会也没心思开了,匆匆安排了几句,让安迪接手工作,开了车赶去医院,这刚到停车场短信又来了“我怎么吓你了,问你舍不舍得给花钱呢?不给就算了!!!”这明显就是生气了的语气啊,这火气是从哪儿来都不知道,怎么哄?短信赶紧回了“怎么可能不舍得,平平,怎么了?五分钟马上到你楼下”车启到最高档,直接飙车到医院楼下,就看见那人站在瞩目的地方,停了车从从跑下去“平平”这接下来的话还没说出口,就被人堵住了。小狐狸般的眼神让老谭镇定了,小家伙想搞什么鬼,嘴角勾起弧度“看好了,我现在花10块钱雇你给我念,然后这十块钱你花听到没有?”老谭看到手机停留的界面笑了,一字一顿的读着“从决定喜欢你那刻开始我就知道我疯了。你穿什么衣服留什么发型我都觉得最好。你说任何话做任何事我都觉得是对的。因为我喜欢你。所以就算你对我冷言冷语爱理不理。我还是觉得你就是个性迷人有脾气的。我大概是没救了。我那些没来由的情绪低落。闷闷不乐沉默我也不知道他从哪里来,什么时候走,有时候我就像神经病。你如果真的喜欢我就请你别离开我,虽然我不一定能让你很开心,我不一定完美,可你在我这会很安心,我不知道你究竟是不是我生命中的那个唯我不确定自己是不是在对的时间遇见错的人还是在错的时间里遇见对的人我唯一能确定的只有。我喜欢你很喜欢你想你时会不自觉的上扬嘴角听到你的名字会突然变得沉默独自一人在夜里是会想你想到失眠我总在问自己为什么坚持可能没有答案但我只知道放下你我做不到也许你不是最好的那一个人但我知道遇见你我便不再想任何人了这也许是我能给你最认真最固执的答案我说这些话只是想让你知道我还坚持喜欢你只是想让你知道在你身上我不想留下任何遗憾只想让你知道我真的喜欢你。”就在医院门口,两个人没什么可避讳的,老谭一字一句的念完,把此生全部的爱,全部的温柔给了一人。“老谭,这是我雇你对你说的,也是我想说的,一辈子不长也不短,我想走一辈子的人就一个,我知道我在金钱方面和你差距太大,曾经我有过顾虑,但是经历了这么多我还是想和你在一起,当然如果有一天,你觉得我们不合适了,我赵启平也不是纠缠的人。”谭宗明伸手揽过赵启平“不会有那么一天。”

懒成一坨坨

秦川 两小无猜 第四章

秦川   第四章

目录

 

一个不太走心的更新,好困啊!要睡惹

私设:我也不知道隔壁村是哪,这里叫枣庄,那隔壁村就叫桂村行不?要是有更好的可以说哦(私心是枣生桂子,咳咳)就叫订娃娃亲两个孩子举行完订婚礼后,三天不能见面(主要是我滴小私心嘿嘿,不然无法往下进行)

 

 

两家大人一夜无眠

 

童子鸡,鱼,米酒,肉,四糖,香炮烛金,斗二米,面线,上头布,福圆,一应礼品全都挑最好的,一大早就被送到川儿家,还有那裁缝铺的老板一并送了去,先给川儿量身裁衣,在回来给玄策量身,哪怕是时间短暂,礼服也是精致的。

这川儿家按理不用出什么礼钱,可张妈就川儿这一个孩子,自然全部的心思放在这一个孩子身上,秦家是大户,张妈省吃俭用的钱,在人眼里不算什么,可这是做母亲的心意,张妈给两个孩子打了一对同心锁,虽然小,但却是纯金。

 

礼品互送完了,请帖送了,第二天这礼服也赶了出来,两个孩子的亲就这样定了下来,虽然是意外造成的,但这门亲事却是人人祝福的,不过这礼节可苦了两个孩子了,三天不能见面。

 

这川儿在家里帮着娘亲做些事情,偷偷练习写玄策的名字,打算给策哥哥个惊喜,过的倒也快乐。

 

玄策倒是待不住,幸好老爷子提醒他给川儿做对玉,这玄策的手艺是不用说,在家里蹲了两天,一对玉佩,一对专属玄策和川儿的玉佩,可还有一天才能去见川儿,玄策这窝不住的性子,夜里偷偷跑了出去,溜到川儿家

 

看着睡得迷迷糊糊的川儿,忍不住揉了把软软的发顶“小没良心的,亏策哥哥天天想着你,怕你吃不好,睡不好,你这睡得倒是香。”说着好像真的有些不平,掐着川儿的小鼻子

 

川儿被捏的喘不过来气,想要解释,偏偏嘴还忙着喘气,小脸憋得通红

 

看着川儿通红的小脸蛋,玄策放开手“好啦!不捉弄你啦!记得策哥哥带你去过的桂村吧!听说那出了什么粽子,来了不少老外去挖,明天策哥哥去看看”

 

川儿听得一愣“策哥哥不带川儿去吗?”

 

“傻瓜,我们照礼数是不该见面的,但是策哥哥是来给川儿送礼物的啊”玄策从怀里掏出一对玉佩,刻着玄策的送给川儿,而刻着川儿的玉佩留在了玄策手里 ,一对分开是两个玉佩,放到一起又能合成一个。“这是策哥哥亲手做的,我们一人一个,永远在一起,就像这个同心锁一样。”

 

川儿皱了皱眉“可我没有东西送给策哥哥啊”想了一下,川儿突然凑近,在玄策脸颊亲了一口“以后我只亲策哥哥,策哥哥也只亲川儿好不好?”川儿眼里带着真诚与渴望

 

玄策还沉浸在香软的触感里,回过神对着川儿的小脸蛋,就是一个吻“川儿要记住了,只能亲策哥哥!”

 

看着川儿乖乖点头,玄策下了床,给川儿掖好被角“川儿好好睡觉,策哥哥明天晚上就能回来啦!后天我们就不用偷偷摸摸的见面”

 

川儿手里握着玉佩,乖乖躺在被子里“策哥哥再见,川儿等你回来”

就让我放肆一下吧!胖死就胖死,努力,明天更新!

总感觉自己压了好多话,不知道该怎么样表达,也不知道该从何说起,可不说心里又很难受,今天又看见一位姑娘发声明要离开,还是因为热度和评论的问题,或许有人问,我凭什么要给你小蓝手小红心,这是我自己的事,也是我自己的权利。是啊,给不给小红心小蓝手是你们的权利,觉得写的不好,可是写的不好你为什么还看呢?就算写的不好,也是人家一个字一个字的敲出来的,都是人家的心血,不喜欢绕道啊!为什么一边说链接不能看,一边什么都不给呢?

 

今天和离开的一位姑娘聊天,她说其实热度不是最重要的,如果他写的这篇文有10个人看,而十个人都会和她聊一聊,她就很开心,而不是100个人看,只有那么几个人愿意和她聊天,既然你愿意看这个人的文,为什么连留个痕迹都不愿意呢?等到离开在挽留,不会觉得太迟吗?

 

其实为这件事情发声明的人太多了,为这件事情离开的姑娘们也太多了,可是为什么还有这样的事情呢?

 

曾经和三次元的朋友吐槽,我朋友问我,他们写文给钱吗?我当时一愣,给钱?什么鬼?写文的姑娘是因为热爱这个圈子,因为爱所以才会写文啊!我朋友说不给钱,为什么要写呢?还会惹一肚子气。是啊!写文的姑娘凭的是一腔的热爱,自己写的东西有人看,有人愿意分享感受,一起喜欢着一样的人,谈论着他们的美好。可有时候事实不是这样子的,明明看文的人好多,却没什么人愿意留言或者红心蓝手,是文写的不好吗?可写的不好还要那么多人看,还会催更,还会说链接不能用。

 

写手们也有好多无奈啊!热情大概就是这样被磨光的吧!磨磨唧唧说了这么多,说的也没逻辑,也没什么用,可不说心里挺难受的

 @无插曲 挺希望姑娘能留下的,但是也理解姑娘,如果可以一起玩好吗?

我想要一个师父父,温柔的辣种,不会离开我的那种,哭唧唧,委屈巴巴

秦川 两小无猜 三

我也布吉岛我写了啥,渣爆了,捂脸,对付看吧,总之锅都是我的,趴好!

目录

秦川   第三章

喜宴结束

 

房掌柜送走了最后一波客人,转身对着秦老爷和师娘

“秦老爷,师娘,今天辛苦您们了”

“哪里的话,不用管我们,你媳妇等着你的!”秦元龙调笑着

 

房掌柜喝的有些多,晕晕乎乎的,也就失了些礼数,不过没有人在意,大喜的日子,自然都是欢喜的。

 

秦元龙遣了下人送张妈回家,确实有些晚了,心里念着川儿,便没有拒绝

 

“川儿,川儿?”叫了许久却无人应答,张妈推开门,有找遍了屋里屋外,天都黑了,这孩子能去哪儿啊!张妈慌了神,想不出什么好办法,慌张想起求助秦老爷,张妈火急火燎赶到秦府,幸而离得不远。

 

秦元龙还未进屋,便被砰砰砰的敲门声惊了,门房刚开了门,张妈急急的冲进来“老爷,我家川川现在还没回家,我,我实在是找不到啦!”

 

秦元龙想起自己孙儿一直和川儿在一起,安抚到“张妈你先别急,咱们先找找”

 

转头问府里下人“小少爷回来了吗?”

 

“回老爷,回来了”

 

“张妈别急,玄策回来了,我们先去问问玄策,没事的”秦元龙领头走向玄策的房间,径直推开虚掩的门,入目,地上两个蒲团,还有装酒的小罐子,两人的小外挂被丢在地上,还有那一方红色的帕子

 

满地凌乱,两个孩子歪在床上,睡得正香,满府的下人,张妈,秦元龙都看见了这一幕,虽是两个孩子,可毕竟一个坤泽,一个乾元,就算是年龄小,什么都不懂,这满屋凌乱也够让人说三道四,指指点点的了,若是只有自己和张妈看见,也就罢了,这满府的下人也都看见了,自家孙子倒是没什么,可人家川儿叫人怎么看呢?秦元龙气的一巴掌拍到玄策身上,却是下了狠心的,一巴掌下去,玄策被打的发懵,

而川儿也被声音惊醒,一脸迷茫,张妈上前想要抱走川儿,两个孩子却紧紧的抱在一起

“过了今晚,川儿就是我媳妇了,你们不能把我们分开。”

 

川儿揪着策哥哥的小布衫不撒手,掉了泪“川儿喜欢策哥哥,哥哥说喜欢就要结婚,你们为什么不让。”

川儿落了泪,一副我见犹怜的样子,张妈是又气又无奈,秦家小少爷,秦家唯一的继承人,我们怎么攀得上啊。将来小少爷若是再娶妻,那川儿会吃苦头的,想到这里,张妈狠狠心,上前想要抱走川儿“川川,放手,你是不听娘的话了吗?”

 

川儿吓得松了松手指,便被张妈用力抱走,连外褂都没有拿,直接便抱走了

玄策还没有反应过来,川儿就被抱走了,秦老爷忙叫人跟在后面,免得出什么意外。

 

 

祠堂

“跪下”

玄策咕咚一下便跪在牌位前

“爷爷,我只要和川儿睡上一夜我们就成亲了,你们不能把我们分开。我秦玄策对着列祖列宗发誓,我只喜欢川儿一个人,我要娶他,和他在一起。”玄策这番话说的秦元龙发懵

 

秦元龙不是不知道自己的孙子喜欢川儿,原以为让两个孩子多相处,是希望以后玄策能护着川儿,好解了对范掌柜的愧疚,可谁知道自己的孙儿竟然,竟然,唉

秦元龙坐在一边“玄策你真的知道什么是喜欢吗?你真的能对人家川儿这孩子负责吗?我秦元龙一生对不起的就是张妈和川儿这孩子,如果不是我,范掌柜还在,川儿那孩子也是个有头有脸的小少爷啊!我本是想等川儿到了婚嫁年龄,帮着张妈给川儿找户好人家,让川儿嫁过去享福,可你!唉!可说到底今天这事不怪你,怪爷爷,是爷爷没把你教好,也是爷爷把你们往一起推的,本来希望将来你是他娘家的靠山,玄策,今天这事出了,你免不了罚,虽然你还没成年,但是既然做了我秦家的子孙就必须付得起这个责任,你必须记住,你必须对川儿好,而且你今生只能娶川儿人”

 

玄策也是懵懵懂懂的年龄,可他知道,爷爷再说川儿,如果自己不抓紧,川儿是和爷爷一样重要的人,不能被人抢走。

“爷爷,我喜欢川儿,我只要他,那以后川儿是不是就是我媳妇儿啦!”

 

“你呀!”秦元龙气的抬手,这巴掌却舍不得落下,不耐的摆了摆手“你先回去吧!”

 

还不知道要怎样和张妈道歉,怎样让张妈接受这一切,怕是一秒都等不得,秦元龙这边让下人连夜准备着礼单,然后马上赶去川儿家里

 

 

  川儿被娘亲的眼泪吓坏了,在娘亲怀里不知该怎么办?为什么和策哥哥结婚娘亲会这么伤心,川儿也忍不住哭了起来,娘俩抱在一起抽搭着。

 

  秦元龙赶来的时候娘俩正抱在一起落泪

 

  “张妈,我们出来聊吧!”

川儿被放到床上,张妈洗了帕子给川儿擦了擦小脸“川儿先睡好不好,娘亲和秦老爷聊会天”

川儿点了头,原本在秦府就脱了衣服,自己钻进被子里,通红的眼睛却睁得老大,隐约觉得娘亲他们好像说的和自己有关,带着担忧,还有那未过的酒劲,大眼眨呀眨呀,终是合上了眼

 

 

“张妈,今日这事是玄策对不住你们。” 

 

“老爷,您不用说了,过两日我便带着川川离开这”

 

“张妈,我不是这个意思,你别激动听我说,玄策这孩子是真的喜欢川儿,我向你保证,玄策只会娶川儿一个人,我秦家也只认川儿,我知道你的顾虑,可你要给两个孩子个机会啊,给我们秦家一个机会,如果两个孩子成年之后后悔,那也不迟,是吧!今天看见的下人我都遣散了,连夜送他们离开,且今生不可回来。”秦元龙将姿态放低再放低,却也不能逼人家

 

张妈心中惊讶秦老爷的做法,还是松了口“我只希望川川能够过的幸福。”

 

秦元龙心中压着的大石总算是被放下来了“那明日我带玄策来提亲,这事啊,宜早不宜迟”秦元龙急急的要回去

 

既然都应下了,早一日晚一日也没差了,张妈送走了秦老爷,回到房里,看着川儿的睡颜“川儿,你说娘这样对吗?小少爷人好,对你也好,要是他能一辈子这么对你,也没什么不好,只要你幸福,娘就知足了。”拧了个帕子,给川儿红肿的眼睛敷了敷,小家伙明天会很开心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