樊懿墨

一个极其无趣且冷血的人

送给小伙伴好多了,收拾了一下,发现还有这么多藏品。哇咔咔

哇哦,我八百年不更新不发东西,突然有人关注我,慌乱


破云女孩儿的满足!(鬼知道我买了多少东西。借着生日礼物的由头,是的把我的小蛋糕都吃进去了!)

【洪季】是的,还没想好名字6

时隔多久呢?快一年了吧?才想起来填坑,可惜太久了,不知道自己想写什么了,没有思路,啊啊啊啊啊!





破甩上门,叮嘱门口的人看好了,快步走到车厢尽头。噜哥坐在床上整理着衣服,听见门响,赵晓噜转头看向人露出一丝笑容。笑容在目光触及人紧蹙的眉峰时收敛了起来,严肃的看向人。   “怎么了?”

 

破掩好门两步迈到桌前掏出一把Kahr MK9塞到赵晓噜手里,顺手将人搂进怀里。“我已经通知火车改道,送你去老挝。”

 

赵晓噜安安静静的趴在破的肩头。“我们下一次见面是什么时候?”

 

“等他们走了,我就接你回来。”破收紧手臂用力抱了人一下,转头拉着人走到关着季白的列车,举着手枪示意列兵打开门,看着人老实的躺在地上,叫人架着季白在边境附近下了车。

 

 

洪少秋跌落在铁路边上满脑子季白沾染着鲜血的小腹,小腿无意识的在地面上挪动,砂砾嵌入小腿处的伤口,痛的洪少秋回了神。将硬盘贴着胸口放好,挣扎着站起来强忍着疼痛奔向开阔地带,子弹穿透伤的疼痛让洪少秋的整条腿使不上力,才跑了两步,整个人砸向地面就着这个姿势翻滚出去很远。洪少秋不敢停留,多耽误一分,三儿就多一份危险。拖着一条伤腿,开始还能爬起来几次,连着几次摔倒翻滚,身上留了不少伤痕,看着前方的开阔地带,借着强劲的臂力和一条完好的腿终于爬到了可以放信号弹的地方。失血过多让洪少秋眼前发昏,勾着信号弹的引线将信号弹发了出去,鲜艳的颜色在天空炸开。洪少秋闭着眼在心里默数着数字,意识渐弱,数字已经开始记不清楚,等不到数到时间,手指动了动想要将下一个信号弹放出去。远处犬吠声穿透洪少秋的耳膜,洪少秋歪着头看见熟悉的身影跑来。

 

“洪队,洪队!”

 

江源扶起洪少秋,肖卫按住人的伤口止血。“破是黄金蟒,季白受伤了被破带走了,硬盘,硬盘在我,上衣口袋,里,快,快去,救人。”

 

身后无数条墨绿色的身影奔出去,洪少秋终于歪倒在地上,被人慌乱的送上飞机抢救。


推荐一下

推荐一下我家宝贝,虽然不知道这是什么cp,但是我家宝贝的文笔还是棒棒哒。 @宇宙无敌的小芋头 关注主页不迷路,芋头带你上不去高速!


【凌李】呆毛都说了,你为什么不说?

极度ooc,不喜请按左上方退出,谢谢。

夕阳红联文之呆毛情缘 @啧  @建国之后可以成精 

和建国点点鼓捣了好久,其实吧没退圈,有些圈子入了就是一辈子,退是不可能退的,只是忙或者转移了重心。好久没写东西了,也不知道自己写了什么乱七八糟的,但是我点我国儿这么够意思,他们说联,不可能不联,苦了各位看官了,轻喷,实在是急吼吼的赶出来的垃圾,已经晚了十几分钟了,写了也就发了,或许有机会再改吧!给点点,建国笔芯!

圈子我还在,楼诚我还爱!

私设:呆毛情绪激动时会立起来,遇到喜欢的人会卷起来(点点和建国鼓秋的私设)

李熏然有一个苦恼,所有人的呆毛都是直的,所以一点也不突出,很好的隐藏起来。可是李熏然不一样他满头的自来卷,呆毛直挺挺的立在中间,之前也没觉得呆毛立着有什么不好,直到李熏然如愿以偿的考进了警校,刚巧李熏然的警校正对着全市最有名的医科大。都说医警是最搭的组合,两个都是上班时间没个准的职业,医生刚好拯救这群经常受伤的主儿,而且一个A居多,一个O偏多。这不但职业搭配得当,连AO都搭配的很合理。

 

李熏然是个很明显的O,考进警校之后给同窗们造成了不少打击。一个O格斗不输任何A,作为一个O 心和分析能力本身就占了上风,体力上弱点也没什么关系可李熏然偏偏要强,体力、格斗样样不输人。好在李熏然招人稀罕,和一群A打成了一片。起初班上不少人想追李熏然,可惜李熏然一点反应都没有,就算李熏然想装,呆毛也不给面子,就那么直挺挺的立着。时间久了相处久了也就自然而然的成了好兄弟。

 

警校打打闹闹训练磕磕碰碰是小事儿,但难免有失了分寸严重的时候。大家和李熏然打闹向来下手重,偏赶上李熏然的不适期,一时手脚缓慢没躲过去,拳头狠狠的落在了李熏然的胃部,当时这腰就直不起来了,一群人慌手慌脚的抬着李熏然往医院送,还没等抬起来,就被一个清冽的声音阻止了,一片白色的衣角在李熏然眼前飘过,温热的手掌在腹部几个位置按压。

 

“疼吗?”

 

李熏然看着眼前的面容愣了几秒摇了摇头,周围的兄弟看着李熏然的呆毛一下子融入了卷发中,这下愣住的不止李熏然,在场的除了不知情的凌远,全都愣在了原地。凌远检查完站起身,伸手欲拉人起来。“没什么大碍,这两天不要吃太油腻的,如果有什么不舒服就去医院细查一下。”

 

众人终于从呆愣中回了神,李熏然有些兴奋一把抓住凌远伸来的手掌,一个用力凌远就扑在李熏然怀里,把李熏然压了个实诚。众人七手八脚的把人扶起来,李熏然已经没有脸再抬起头,凌远看着人装鹌鹑的模样,淡淡的笑了下,转身离开了。

 

 

一群损友见了李熏然的模样少不了笑上几天,好在都是警察,保密工作相当到位,当然,警校这边是传遍,只是没传到别校,自然也没传到当事人耳朵里。李熏然终于在一众人面前有了O的模样。难得全班唯一的O有了喜欢的人,绑也是要把人绑回来。李熏然不知道做了多少妥协,才换来大家的安分。说着安分,凌远的学年、班级、生日、爱好等等一样不少,甚至连作息,什么时间出现在哪儿被调查的清清楚楚。警校学的招数实实在在的用到了凌远身上。

 

李熏然嘴上不说,但“偶遇”可是没少干。三两次两人也就熟悉了,凌远偶尔帮李熏然上个药上个药,李熏然偶尔帮凌远送个外卖,看着比铁哥们还铁,那是什么关系啊,不就差层窗户纸了吗?人人都看的通透,可偏偏当事人糊涂。眼看着三年多过去了马上毕业了,李熏然的实习单位找好了,怎么都打听不出来凌远在哪工作,一群人聚餐,李熏然蹲在角落喝闷酒,本来李熏然酒量不错,偏偏心情不好,酒又喝的急就上了头。平时情绪控制的好,呆毛也因着训练控制的也不错,喝多了酒人都不清醒何况呆毛了。不知道谁偏偏戳李熏然的痛处,凌远长凌远短的,李熏然的呆毛直挺挺的立了起来,眼睛红的跟兔子似得瞪着人,浑身肌肉蓄着力,眼看下一秒就要扑上去,一只温热的手搭在人的头上。

 

“熏然?怎么了?”

 

红着眼的小老虎瞬间变成真兔子了,乖顺的看着人,呆毛在人掌心卷起。凌远的手心痒痒的,看着人一如初见时的笑容,俯身凑到人耳边,“你的呆毛都说喜欢我,为什么你不说?”

记梗【甜虐双结局】

cp大概是【何开心x韩沉】或者【贺涵x李熏然】

只是一个梗,不一定会不会写,有喜欢的可以抱走【虽然我自己的脑洞狗血透顶】


A和B有一点年龄差,A比B大了很多。A和B是在网游里面认识的,那是B第一次接触网游,A是个网游老手称不上大神,但技术也不错。偶然机会A和B认识,然后A带着B练级打怪,两个人一起登上top!因为一起打网游,所以也加了q,并且经常会聊天,聊一些趣事一些烦恼,不是故意养火花,而是每天都有聊的,虽然两个人都是很忙的人,但是却能保持着每天一次对话!A知道B是警察学院的,B知道A是个商界精英!两个人对对方都有一些小心思,但谁也没有说出口!A曾经要求过发照片,但是B拒绝了。B说等我毕业了,去你哪儿找你玩,现在要保持神秘!就在B快要毕业的时候,B不见了,再也没有上过游戏,没有上过q。A着急过,追问过,后来就每天给B发一条心情或者想说的话!


三年以后,B回来了,B之前出去执行任务,完全没有机会接触到手机,也不能接触手机!等B回来登上q发现A给他发了上千条的消息和短信。他一条一条看下去,最近的一个月每天都是我爱你!而昨天的一条是我要结婚了!我可能等不到你了!


BE:B回复了祝你幸福!A问他,我们能见一面吗?B拒绝了!A和别人结婚了!(B的结局没想好)


HE:A看到B的头像亮了起来,于是电话打了过去,B接了电话,A没有问B去哪儿了之类的话,只问他毕业面基的话还算数吗?B不忍心拒绝,然后AB面基,求婚,结婚,嗯!完美!


大概就是一个等待的故事,知道有个人在等你是多么幸福的一件事啊!但一个人对另一个人的等待能有多久呢?除了父母对儿女的等待,希望有爱情能够碰到这样幸福的事情。(其实巍巍和澜澜不也是这样的感情嘛!)


记梗【虐】

医院里的婚礼

直到死亡将我们分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