樊懿墨

吾有爱,与之隔山海

王凯写给影迷朋友的一封信

看哭,因为有你 我们才能聚在一起,你是我们前进的动力,我们的目标,伴你细水长流

维庸有九命:

我最好的你呀怎样才能叙说我对你满溢的倾慕呀


细水长流我陪你一起走


………:



大家好,我是演员王凯。




我曾经无数次说过这句话,在各种各样的场合介绍自己,展示自己,但是在信里,还是第一次。在现在这个时代,大家好像已经很少用写信这种形式来交流,不过今天,我依然想通过这种有点怀旧但却真诚的方式,和大家说说我心里的话。




从出道到现在,踏着一部一部作品,带着一个一个角色,我走过了十二年。这十二年,我有过低谷,也在一步步攀登中向着山顶进发,我成长的每一步,都有大家的见证。非常感谢你们一直以来的陪伴。




说实话,我很愿意用作品和你们一起交流,但却不算是一个很高产的演员,所以和大家近距离接触的机会并不是很多。




其实有时候我也会悄悄围观,我不在都时候你们会做些什么,也渐渐被你们在“冷宫”的各种小调侃逗乐。每一次,看着你们投入很大精力为我投票。看着你们对各种角色和作品的解读和理解。看着你们自己组织的各种各样的活动。看着你们催我发自拍发微博。看着这种细水长流的陪伴。




我感到很幸福。




你们为我默默做了很多,其实我都看得到。你们真的让我很骄傲――从前你们为我做学霸,学做菜,学习了各种各样的才艺和技能提升自己。




现在你们做公益,捐书修路造桥种树,开始帮助别人,有时候,你们把我当作人生目标,其实你们也是我不断努力的动力。




最后,再一次谢谢所有喜欢我的影迷朋友。今天是我的生日,谢谢你们陪我度过这么难忘的时刻。




我是演员,我是王凯。未来的路,希望我们一路一起。




————




视频链接见评


你为苍生而生,而我为你而生【蔺靖】

首先祝贺东东小朋友和凯凯同一天生日哦 @东东锵 【对了,这不是一发完哦】}祝你生日快乐哦,认识你们真的好幸运,不过你这么忙,估计暂时看不到呢

我们的凯凯,生日快乐

希望我们能够一直相伴,细水长流



下面正文



 

“爹,我为什么不能养这个小娃娃?”小蔺晨看着老阁主

 

“蔺晨,你知道,这受伤的孩子是谁吗?”老阁主无奈的摇头

 

“这是皇七子,萧景琰。”以蔺晨的早慧又怎会不知这是何人,

 

“晨儿,不许胡闹”老阁主只得呵斥

 

蔺晨一言不发的看着老阁主许久

 

蔺晨甚是早慧,而琅琊阁又是备受江湖敬仰,知天下事,囊括天下奇珍异宝,奇文瑰书,自是被蔺晨熟读于心

 

蔺晨看事透彻,脾气又有些难以捉摸

 

老阁主与之对视许久,终是软了态度“等他伤好,送他回金陵”

 

“好,谢过爹爹”蔺晨认真的给老阁主作揖,然后转身离开

 

老阁主看着自己的儿子“儿孙自有儿孙福,我操什么心,这孩子自小就省心,既然想任性,那便任性”

 

蔺晨摸了摸自己的胸口,为什么向来平静的心,会被这这个脏兮兮的奶娃娃搅起一番风云,竟为他与爹爹争执,不解,不解。于是蔺小公子迎来了人生中第一次不解的问题,可是我们蔺小公子并没有纠结太久,人生在世须尽欢,莫待人去尽悲凉,随心而已

 

 

这一夜蔺晨不是在房里照顾,就是跑去温药,天渐亮时,蔺晨忍不住趴在床头睡了过去

 

景琰费力的睁眼,动了动手指,碰到了软嫩的肉,下一秒,一张圆润的脸便出现在视线里“你终于醒了”蔺晨瞬间精神起来

 

景琰有心防备,奈何身上提不起力气,张了张嘴,喑哑的嗓子发不出声音

 

“诶,你别动,你身上的伤刚包好,我给你拿药。”蔺小胖翻滚着自己圆润的身体,拿到床头的药,然后小心翼翼的喂到这瓷娃娃的嘴边

 

景琰愣住了,大眼睛眨了眨,心中暗想“我活下来了”

 

可看在蔺晨眼里,便理解为不信任,防备,一边心疼他戒心太重,一边将药放到嘴边,抿了一口,皱着眉头“你等我一下”跑了出去

 

景琰被这一系列的动作惊了过来,疑惑着,这人去了哪里?

 

不过,蔺晨没有让景琰等多久,捧着一个小包跑了进来

 

端起小碗递到嘴边“你看我都喝了,没事的”

 

景琰张开嘴,蔺晨将药快速的灌入,苦涩瞬间浸透味蕾,景琰皱了皱眉,将药吞下去,张口想要说话,便被塞了什么东西在嘴里,酸酸甜甜的味道压住了嘴里的苦涩,景琰一时忘了想要说什么,就这样半张着口,看着蔺晨

 

蔺晨觉得景琰的眼睛特别好看,圆圆的一双眼,好像一动水就会流出来

 

两人相视半天,蔺晨定了定神,举起手里蜜饯在景琰面前晃晃“要不要再吃一个?”

 

 

景琰反应过来,虽然嘴里的苦涩已经褪去,可毕竟是小孩子,离开母妃许久,衣食住都不能挑剔,也没得挑剔,看着蜜饯,虽没有开口,但眼里还有些渴望

 

蔺晨看他半天不答话,便又塞了一颗在嘴里“还挺好吃的对吧”

 

景琰看着眯眼笑嘻嘻的蔺晨,不搭声,心下却被温暖了

 

“我叫蔺晨,这里是琅琊阁,你呢?叫什么名字?”蔺晨一边向景琰解释,一边希望他的嘴里说出来

 

“王炎,我”景琰还是不敢说出自己的名字

 

蔺晨打断了景琰吐吐吞吞的言语“我叫你琰琰可以吗?你可以叫我蔺晨哥哥,或者晨哥哥”蔺晨知道他没有说真话,有些难过,可是毕竟他们还不熟,没关系的,他会说实话的,蔺晨这样想

 

“嗯,晨哥哥”景琰实在是没有那么多力气多说一个字,努力的睁大眼睛,让自己不睡过去

 

蔺晨看着困得不行却努力睁着眼睛的景琰“睡吧!你身上的伤可不是一天两天就可以好的哦!”肉乎乎的小手给景琰掖了掖被子

 

蔺晨就一直守在景琰身边,毕竟还是个孩子,熬了一夜,终是熬不下去,便爬上了床,偌大的床,明明可以睡下两个大人,蔺晨却偏要挤在景琰外侧的小地方,还好还记得景琰身上的伤,两个孩子就这样依偎着睡了过去


【蔺靖 楼诚 谭赵】缘自会相见,你我有缘

 @楼诚深夜60分 不好意思来晚了,跑去看直播啦


相聚是缘

 

与君并非一见钟情,却愿与君细水长流

 

第一世

我生在皇家,不受父皇喜爱,背负着为赤焰七万忠魂翻案的使命,初心不改,步步维艰

 

你是琅琊阁少阁主,生性潇洒,为小殊入仕,替小殊与我常伴

 

我爱你,没有说出的勇气,我有我的责任,你有你的牵绊

 

似是长相厮守,却是彻夜难眠

 

相聚是缘,奈何,情深,缘浅

 

 

第二世

 

我是下人之子,尝尽悲苦,受尽凌辱

 

你是明氏长子,万众瞩目,触不可及

 

你将我救离苦海,一双大手,给我带来了温暖,拯救了我的人生

 

我是你最得力的助手,最贴心的管家,最懂事的弟弟

 

可我爱你,不是亲情,不是友情,是爱情的爱。

 

我心与你的心最近,可你却不知我有多爱你

 

幸,我们超越爱情,哪怕不是爱情

 

相聚是缘,情深,缘也深,奈何,此情非彼情

 

 

第三世

 

我是一个普普通通的骨科医生,好像也没那么普通,毕竟在别人眼里我还是年轻有为

 

你是上海经济大鳄,谈笑间,上亿生意皆入囊中

 

 

我们本没有交际,此生却又遇见你

 

相知相恋相守

 

此生缘见


有这样一群人,一起爱着凯凯,好幸福,好幸福!

驴肉卷系列之凌李


咳咳,没办法又输了,还债,还债,萌萌小童鞋,这也是你的生贺哦哦哦

你要的系列 @白梨滚滚向前爬 



自打李熏然和凌远在一起之后,就很少有机会去吃街边小摊,凌远的手艺那是没的说,可是这街边小摊也是别有一番风味,小李警官一边赞叹老凌做饭好吃,一边又看着街边摊流口水。

 

今天凌院长受到了批评,韦三牛说,婚姻若要长久,便要时不时有一些小情趣,这海参鲍鱼天天吃,也是会腻的,于是我们习惯掌控全局,自信的凌院长心里犯嘀咕了。

 

凌远去接小李警官下班,路过小吃街,不仅转头看看熏然,自家的小狮子趴在车窗前,望着小吃街,眼睛亮晶晶的

 

凌远不禁问道“想吃吗?”

 

“想吃,啊”小狮子突然回头“嘿嘿,老凌,你怎么也学会套路人了,你还套路我,不知道我干什么的?”小狮子笑嘻嘻的眯眼

 

凌远笑着在路边找个地方把车停了下来

 

“老凌,卖什么官司呢?你今天不正常哦”然然眯眼笑,眼神里带着一丝狡捷“是不是做了什么对不起我的事”

 

凌远扭过身面对熏然微笑,抚着他柔软的发顶“不是说想吃吗?今天带你去吃”

 

“老凌,你”然然懵了,不过一会他就反应过来了,或许不该用工作时的分析面对爱人,毕竟爱没有理智,随心而已。

 

于是然然反客为主,拉起凌远的手,奔着小吃街去了

 

“老凌,这里我以前经常来,有的时候办完案累了,就在这边随便找个摊子,吃点,然后回家倒头就睡。”

 

凌远有些心疼“以后有我”

 

然然转头看着凌远的眼睛,笑了“办案的话,这里也是接触信息比较广泛的地方,总之,这里是我的地盘,听我的”

 

“好,听你的”凌远看着自家意气风发的小狮子

 

“老凌,这里新开的一家小吃诶,我们尝尝吧”

 

“好”

 

 

“老板,给我们来两份驴肉卷”然然熟练的冲着老大爷喊

 

“诶,好嘞”老大爷看上去和蔼极了

 

“大爷,多给放点香菜呗!”

 

“好,多给你放香菜”老大爷笑呵呵的

 

“老板,能不能多放点辣椒?”

 

凌远皱了皱眉,没有说什么

 

“好,多来点辣椒”老板又多放了辣椒

 

然然特开心,这个老板真好说话

 

“老板,多卷驴,多卷驴”然然看着驴肉流口水

 

老板瞪了然然一眼“我给你卷头驴进去?”

 

然然一脸尴尬的挠了挠头

 

“老板,玩笑而已,麻烦快点给我们吧”说完凌远伏在然然耳边“我学会了,回去用驴给你卷”


跳跳到底多爱喝酒……不过这个属性不太相信,有问题

我: 妈,你不看欢乐颂了吗,你喜不喜欢里面的赵启平

我妈: 还行,挺喜欢的

我: 妈,你要喜欢他,他是你未来女婿

我妈: 你想找个医生啊

我: 不是,妈你看好了,这个人是你未来女婿

我妈: 你可别吹牛了,人能看上你?人凭啥看上你啊

我: 等我有钱,我一定要嫁给他

我妈: 等你有钱再说吧!

我……
我……
我……

我心悦你

是否该立flag???

继续还债,哭唧唧,不知道自己写的啥,不要打洗我



夜冰冷,刺骨的风吹过,却不敌此刻的情景,一面何其沧校长和一些教授坐在楼梯上挡在学生前面,另一面军警握抢对峙,手无缚鸡之力的学生和教授们和军警相对,谁都知道军令不可违,可是我又怎能对一群学生下手,只能硬着头皮用军令身份拦下,转身去求助何校长,却只得到一个等10分钟的回答,十分钟?无奈只得等十分钟,不知道谁会来,谁能解了这个局,等待,10分钟如此的漫长,没想到等来的是父亲,父亲解了这个局,他大概对我也是失望了吧,至少这些孩子有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