樊懿墨

吾有爱,与之隔山海

【谭赵】 我不想成为你,我只要你是我的

 @其中一咸鱼 这是一个文笔超棒,却因为催更的人太少,经常咸鱼的妹子,大家没事去催催更。今天呢!是他的生日,文笔渣的我送上祝福,亲爱的,生日快乐,么么p(# ̄▽ ̄#)o

祝福你以后再也不咸鱼,天天收到好多好多小红心。




娱乐八卦头条【经济大鳄谭宗明花巨资买下一座海岛】


经济新闻头条【经济大鳄谭宗明入资六院骨科研究】


婚娱头条【黄金单身汉谭宗明何时娶妻?】



各大头条总有这么一个叫谭宗明的男人登榜,经济新闻经常以这个男人的经济动向为风向标,而娱乐新闻也是时不时的想扒出这个男人私生活的一点蛛丝马迹,可惜娱乐新闻只能知道这个男人是黄金钻石王老五,从还没见过他的花边新闻,只是听说这个男人爱过一个人,一直在等一个人,可并没有人见过这个人,更没有人知道这个人的名字?




谭宗明,一个男人的榜样,女人巴结的目标。



六院


“大林,干什么呢?这一副表情跟失恋似的!”赵医生一回科室就看见大林看着手机发呆


“不是,老赵,你说人和人怎么差距就这么大呢?”大林无奈的叹气


小超凑过来“哪能有什么办法?谁让咱们没颜又没钱呢!”


“也是,你看看人家谭宗明,天天头版头条,我要是谭宗明就好了,我家那位也不会和我分手啦!”整个科室都是大林的叹气声


听到谭宗明的名字,赵启平心咯噔一下,愣在那里,果然到哪里都能听到这个男人的名字,总是人群的焦点。



“是啊!我们要是谭宗明就好了!有钱,有颜,要什么有什么!诶,老赵”小超突然叫到赵启平


赵启平半天没有反应,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


“老赵,老赵”小超拍了拍赵启平“想什么呢?你不会也想成谭宗明吧!你这颜值,还有你那女朋友小曲,你还想什么啊!”


大林这边附和着,发泄着刚和女朋友分手的不满“就是的,你女朋友那么好,漂亮又有钱,还那么喜欢你,你说你还求什么啊!”



赵启平突然之间的烦闷“说什么呢!我和小曲早就分手啦!我俩现在就是朋友关系,别想多啊!”满脑子都是谭宗明


“不是,你们分手了,人家多好一姑娘啊!怎么就不知道珍惜呢!你说你一个医生,人家不嫌你忙,不嫌你一个电话就要跑医院,你还想怎么样啊!”大林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真想把你脑袋撬开看看。”


赵启平听了大林的话,不禁又想起当年他不嫌弃自己总要泡医院,泡手术室,不嫌弃自己没有固定时间,一个电话打乱所有的约会。在自己手术疲惫的爬不起来时,跑到医院来接,却因为自己的要求,像个小偷似的躲在角落里默默等着,明明十指不沾阳春水,却愿为自己洗手作羹汤。“是,是我没有好好珍惜。”


“啊?”被赵启平突然蹦出的话弄得一愣


“不是,你知道是你自己不好好珍惜,你倒是追回来啊!”


“来不及啦!”赵启平突然感觉好累


“快到点了,我收拾一下,准备走了”赵启平突然放下病例转身走了


请了半个月的假,真的觉得自己需要休息啦!分手98天,不管是手术,还是酒吧,甚至说一场新的恋爱都没能让赵启平放下,可能真的陷进去了吧!可是他呢?他高高在上,自己这种普通人,有什么资格呢?说分手的是自己,说不再见面的是自己,现在放不下的也是自己,他或许早就放下了吧!虽然当初可以为自己做那么多,可终究他还是那个让人仰慕的人,又怎么会为自己留恋呢!多少人羡慕他啊!多少人想成为他啊!


开着车,却不想回家,家里只有自己,冷冰冰的,打着方向盘,转向了和他第一次见面的酒吧。



“好久没来啦!老赵”酒保熟悉的向着赵启平打招呼


“是啊!医院太忙了,没时间,来,给我来两杯烈酒,好好放松,放松”赵启平想醉一场


赵启平觉得越喝对谭宗明的思念就越深,直到喝下最后一口酒,赵启平想借着酒劲放肆一把,跌跌撞撞的向外面跑去,喝多了,不能开车,也没有司机愿意拉一个醉鬼,只能一步一步的向谭宗明的别墅走去,一步三摇。



谭宗明这边刚接到酒保电话,说赵启平自己跑到酒吧喝酒,看样子好像多了。谭宗明马上停了这边的会议,开车奔向酒吧!


到了酒吧,人没了


“给我调下监控。”老谭忍不住去窥探他,只有知道他安全了,才能放心。


“好的,谭总,这边请。”


监控里的人,摇摇晃晃的向东边走去,打车根本没有人停,谭宗明直接跑了出去,沿着赵启平走的路找过去,还好喝多了的人走不快,在路边的一个长椅上找到了,迷迷糊糊的人,嘴里念叨着什么。


谭宗明这颗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了,跑过去


“平平,平平,看看我,知道我是谁吗?”谭宗明拍拍赵启平的红扑扑的脸颊


“唔!好晕,谭宗明,你个王八蛋。”赵启平并没有挣开眼睛,只是嘴里骂着这个自己爱的很深的人


谭宗明被莫名的骂了,却也没辩解什么


“来,我是混蛋,那我送你回家,可以吗?这里不舒服。”像哄孩子一样哄着喝醉的人


“不,我不回家,我要去找,去找谭宗明”平平挣扎着


努力的睁开眼睛,看见了眼前的人,一巴掌呼了过去


“你是老谭吗?”大大的眼睛像是被水洗过的样子,眨巴眨巴好似要把水挤出来


被打懵了的老谭反应过来“嗯,我就是那个混蛋。”


赵启平得到了肯定的答案,扑到老谭的怀里


重心不稳的老谭一下子被扑到了,双臂环着怀里的小醉鬼,不让他磕到


“老谭,我不想和你分手,你一定很嫌弃我对不对?我不应该纠缠,对,我不应该纠缠,毕竟我们之间差距太大”说着又把自己给否定了,想要挣扎着从怀里起来


老谭收紧双臂“谁说我嫌弃你了,是你说的分手,然后人又不见,我怎么敢去打扰你。分明是你一直在嫌弃我。”老谭也是满肚子的怨气



“就是你的错,就是你的错。”趁着酒劲刷起来无赖


“好好好,都是我的错,我们回家好不好。”老谭从地上站起来,背起了赵启平


“嗯”


老谭背着平平走回酒吧,背后传来闷闷的声音


“老谭,他们都想成为你,可我不想。”


“我不想成为你,我想你是我的!”


“好,我是你的,你一个人的。”


评论(10)

热度(1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