樊懿墨

吾有爱,与之隔山海

【蔺靖】以身相许(上)

么么么么么么么,爱死你们啦

叨娜娜:

先祝可爱的墨墨 @樊晓墨 生日快乐!


放假比在学校还忙,一次写不完了,分上下发吧


这是个多cp的梗,还会有谭赵和凌李,主题都是以身相许2333


这个梗来自米修,米修你个销号跑路没良心的快用你的小号来看啊!你的梗我拖了这么久还是写了!






看文:


洛城近日来颇不平静,不知哪里来了个来去无踪的盗匪,打着行侠仗义劫富济贫的旗号,把洛城富贾贵族的家里给洗劫了个遍。


富是劫了,可这贫倒是没见济。要说一家两家也就算了,短短半月,城里半数以上的大户人家都丢了不少宝贝,当地官府天天夜里巡防,却连个盗匪的影子也没见着。


这洛城离京城不远,这些失窃的名门望族在京城多少都有点自己的关系,加上此事事态严重,消息很快传到了皇帝的耳朵里。


一时间,搞得京城上下人心惶惶,生怕这大盗哪天一高兴来自家转一圈,那家里的宝贝可就留不住了。


 


眼看着折子一封一封往上递,皇帝很生气,指责洛城官府办事不利,责令限期将盗匪缉拿归案。


 


话是这么说,可是当地官府要是真能抓住盗匪,也就不至于拖延这么久都没个结果了。毕竟干不好的话,丢官帽事小,惹得龙颜震怒丢了脑袋才是得不偿失。


皇帝也明白这么个道理,要想解决此事还是得派个有能力的人去才行。


 


眼看着皇帝一圈一圈的在书房里走来走去,高湛觉得自己眼睛都要花了,“陛下可是有什么烦心事?”


皇帝终于停下转悠的脚步,走到桌前拿起书案上的茶杯,“江山社稷,哪一样不让朕烦忧啊。”拿着杯盖避了两下茶叶,最后还是把茶杯搁在了一边。


高湛上前把杯子递给一旁的小太监,示意换杯热茶,“那陛下此时所烦忧的,可是那洛城盗匪之事?”


“是啊。”梁帝回头看了高湛一眼,“朕有意派人去洛城协助查案,这人选确迟迟定不下来。此次这盗匪如此猖獗,本领上定是有过人之处。京城里的文官,嘴皮子上的功夫一个赛一个的强,可要是让他们去抓盗匪,互相推来推去,哪一个都干不好,哼。”


小太监又递来了茶杯,高湛接过端在了手里,“那……武官里有合适的吗?赵统领现在好像在回京述职期间……”


“他不行。”皇帝打断了高湛的话,“赵贤呀,带兵打仗倒是有一套,可这单个的小毛贼,首先他就不会放在眼里,再说,真把这事交给他他还真不一定能把人抓到。”


高湛把手里的茶杯递了过去,“陛下用些凉茶吧,天气炎热,别中了暑才好。”


梁帝犹豫了片刻,伸手接了过去。一打开盖子,一股草本植物的味道就扑面而来,饮下一口后,不似草药那么的苦涩,回味竟还有些梅子的回甘。凉茶是连同杯子一道提前冰过的,拿在手里消了手心的燥热,饮入口中又降了心里的烦躁,皇帝觉得这茶味道甚佳,把杯中的茶一饮而尽。


高湛看了很是高兴:“陛下近日来都茶饭不思胃口不佳,可是这凉茶还对胃口?”


“嗯,这凉茶不错,给朕再盛一杯来。”皇上把杯子递给高湛。


“好好好。”高湛立刻喜笑颜开,吩咐小太监再去端一杯凉茶来,“陛下,这凉茶是静妃娘娘特意调制的,听说试了好多种不同的配方,一大早亲自熬好又拿冰块冰过才给陛下送来。娘娘看陛下在处理公事,怕打扰到陛下,还吩咐我们不要惊动您,拿给您饮下就好。”


“嗯,静妃一向有心。”梁帝点点头,“今天午膳去静妃那里用吧。”


“是,奴才这就让人吩咐下去。”高湛说完准备退下。


“你等等。”皇帝突然叫住高湛,高湛赶忙上前两步,“你觉得靖王如何?”


“陛下可是想让靖王去洛城?”


梁帝不说话,挑眉看他,等着高湛的答案。


“这……靖王殿下有勇有谋,胆识过人,定能不负皇恩……”


“哈哈哈,好了好了。”梁帝大笑着摆摆手,“你呀,向来是聪明,这种糊弄人的话就别跟朕说了。”


高湛也笑,退出去吩咐传旨去了。


 


 


第二日,从西山营换防准备回京的靖王接到圣旨,奉命去洛城协助官府缉拿盗匪。


西山营离京城近,离洛城也不远,左不过一两天的路程。靖王领了旨,想着是去协助官府缉盗,便遣了随从,只带着列战英一人去了洛城。


 


萧景琰对洛城的情况丝毫不了解,也不想让洛城官员们再搞个隆重的接驾仪式,一番折腾下来盗匪很可能早跑了。萧景琰决定快马加鞭不惊动别人,先去洛城探个究竟。


人少行动起来方便,两人又皆是军旅之人,连夜赶路很快就到了洛城。一到城门外两人果然就感到了不同,进城的人都排成了长队接受排查,出城的人更是要被仔仔细细检查一番。听排队人的闲聊,洛城现在城门关闭的时间提前了半个时辰,宵禁的时候还有官兵在街上巡逻,防备不可谓不严。


萧景琰感到事情有些棘手,皱了皱眉头。


 


两人招了间客栈住下,假借准备扩展生意的名头,向老板打听洛城里的建筑分布情况。


老板笑了,“我看二位衣着还不错,家里也是有些实力的吧,难道你们就没听到洛城最近的消息?”


两人对看了一眼,想从老板这了解点情况,列战英回答:“我们二人此次出门确是为家里生意探门路的,出门前已经定好了要走哪几个城市,我们出来快大半个月了,一直没跟家里联系,所以有什么消息也不太清楚,老板你是本地人,知道什么消息还请跟我们讲讲。”


老板也是个热心的人,见他们是真不知情,就把这盗匪的事跟二人说了,“我这小店跟二位家里虽然不能比,但咱们都是做生意的,做生意图个什么,不就是为了赚钱吗?这盗贼我看挺厉害的,官府什么时候能抓得住还不一定呢。你们呀,何必现在把生意开在这招人眼呢?您说呢二位?”


二人点点头,萧景琰开口:“老板说得有道理,我们会考虑的,多谢了。”说完,带着列战英准备出门转转。


一道白色的影子闪过,萧景琰突然觉得有人盯着他,回头一看又什么都没发现。他摇摇头,怀疑自己是不是过度紧张了,不过还是提醒列战英要提高警惕。


 


 


两人在街上走着,出客栈前按着客栈老板的叙述画了张简易的地图,上面标出了失窃的宅邸的位置,还有其他可能遭窃的人家的位置。


一道白色的影子飞进一所不起眼的小院里。


“热死啦热死啦!这天气让不让人活了!吉婶呢?我要吃粉子蛋!”


“少阁主你别喊了。”黎刚一脸无奈地看着不走寻常路,从墙头翻进来的蔺晨,“少阁主你这次走得急,吉婶没跟着一起来,你要是热的话要不我去给你端碗绿豆汤来?”


蔺晨嫌弃地看他一眼,“啪”地一展扇子自顾自地扇着,“我才不要呢,就你那手艺,我宁可热着。”


黎刚心里腹诽:你就热着好了!


“你刚刚说什么了?”蔺晨合了扇子指着黎刚,眯着眼睛一副“我都知道”的样子。


“我,我什么也没说。”黎刚忙摆手,“少阁主你不是去查盗匪的事了吗?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蔺晨知道他在转移话题,也不跟他计较,“前两天皇上下了旨,让谁来管这件事?”


“靖…靖王殿下吧。”


“嗯。”蔺晨笑眯眯地点点头,一脸的春风得意。


“这靖王殿下从西山营换防接旨,应该再有一天左右能到吧,洛城的知府现在正准备接驾呢。”黎刚说着刚刚得到的消息。


“靖王殿下进步不小啊现在,我都得刮目相看了。”蔺晨又扇着扇子摇头晃脑地往屋里走,黎刚一头雾水,搞不清蔺晨这突然的一番话是为什么,“你猜我为什么这么早回来?”


黎刚听到这句话想打人,这是刚刚我问你的问题,你不回答就算了,反过来还要问我,我要是知道还问你干嘛!


蔺晨没理会他的心情,反正黎刚也不是自己的对手,“我刚刚碰见了个熟人。”


“谁啊?”


“景琰。”



评论

热度(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