樊懿墨

吾有爱,与之隔山海

【贺陈】绝版天仙配(ABO)上篇

紧紧抱住帕拉,遇见你们何其幸运,有你们在真好,爱你们!

子非鱼不语:

首先,热烈祝贺wuli @樊晓墨 童鞋生日快乐!么么哒~有你真好,笔芯!


请原谅我还有1小时就7月20号的时候才发文,其实早就写好了,但是我的腰扭了,坐不了实在力不从心...


依旧延续以前3篇(西梁国外传 法海你不懂爱 霖郎幽魂)胡扯的风格,OOC严重,接受无能请不要继续观看。


本文灵感来自牛郎织女的故事,其中蓝鳍金枪鱼=老黄牛,贺涵=牛郎,陈亦度=织女......................................




——上篇——


卓渐清给贺涵打完电♦话没多久,贺涵就赶到了酱子。眼下,两个alpha属性的大老♦爷们儿正一动不动地面面相觑,而就在他们不远处的超大案板上,正放着一条无比巨大的极品蓝鳍金枪鱼。


这蓝鳍金枪鱼是贺涵早就花高价订的,从北半球的太平洋深海中打捞上来后,虽然一路都是开着绿灯用最短的时间极速冷冻后空运过来的,但是太平洋和上♦海之间距离实在不近,这离开了深海的金枪鱼早就该一命呜呼了。可现在,按照正常情况早该没命僵硬的金枪鱼却在离开海水的情况下躺在案板上使劲的挣扎,最主要的是,它还会说人话了。


对,一条巨大的,极品的,从北半球太平洋深海中打捞上来的蓝鳍金枪鱼,在中♦国的上♦海躺在案板上说起了人话,而且还是绝对地道的上♦海口音。


会说人话的金枪鱼看着眼前两个沉默不语的男人,拼命摇动着自己的尾巴,眼珠子滴溜溜地乱转,鱼嘴上下动了动,大喊道:“两位好汉饶命呀!不要吃了我呀!我在太平洋里,上有老下有小的,你们吃了我,我一家老小可怎么办呀!”会说人话的金枪鱼声泪俱下,挣扎着竟然立到了卓渐清杀鱼无数的案板上,“你们只要不杀我,我就可以...哎呦!”


这会说人话的金枪鱼,话还未说完,就被眼疾手快的卓渐清一掌按到了案板上,他指着鱼头冲一旁一直一言不发的贺涵说道:“贺涵你可真有能耐,点名要的金枪鱼,没想到还张嘴说人话了。现在怎么着?反正是你出钱订的,你要现在想给它做成生鱼片吃了,我马上就动刀子。”


那边贺涵还没说话,会说人话的金枪鱼就开始继续大声哀嚎起来,从自己还是个小鱼苗说起,说到了自己被♦关到了伸手不见五指的冰柜里运到了上♦海还不算完,刚要继续哭诉,就被贺涵捂住了嘴巴。


“怎么一条鱼还这么多话。”贺涵皱着眉头,捂着鱼嘴把这条会说人话的金枪鱼看了个仔仔细细,慢悠悠地冲一旁拿着锋利刺身刀的卓渐清说道:“挺有♦意思的,鱼还会说人话了,这上♦海口音比我还正。”说完又冲着被自己捂住嘴的金枪鱼说道:“你只要不叨叨叨说那些没用的话,我就先松开手。”


会说人话的金枪鱼听了贺涵的话,觉得自己没准儿能留下一条命,便使劲转动自己的眼珠子,表示同意。


一言既出驷马难追,贺涵果然就按照承诺把捂在鱼嘴上的大手松开了。


“两位好汉!”会说人话的金枪鱼急忙开口说道:“求你们放了我吧!如果你们放了我,我有重要情报可以提♦供给你们!”


“重要情报?”贺涵看看金枪鱼又看看一边低头磨刀一眼不发的卓渐清,低头冲金枪鱼说道:“你一条鱼,还是外来的,能给我们什么情报?”


会说人话的金枪鱼扭了扭自己被案板硌得生疼的肚皮,说:“我知道你们俩人都没结婚。尤其是你,刚刚和女朋友分手。一个人待久了难免空虚寂寞,看着别人都成双入对,儿女成群是不是就更难过了?”


卓渐清听了金枪鱼的话,放下手中的刺身刀,冲着锋利的刀刃吹了两口气儿,满意地说:“嗯~这刀做生鱼片真不赖!”


会说人话的金枪鱼一个冷颤,“好汉...”


“你继续说你的。不过我跟你提前说好了,我不是什么好汉,就是个普普通通的日料厨子。你的生杀大♦权也不在我手里,你面前这个财大气粗的才是花重金订了你的老板。而且,我一个人过的好好的,是他没了女朋友现在空虚寂寞冷,所以你有什么主意就跟他说,千万别捎带着我。”卓渐清说完把刺身片刀放到了一旁,拿起了一块抹布就转身准备离开后厨。


“老卓,你干嘛去?”贺涵见卓渐清要出去,也是沉不住气了。


卓渐清大半个身♦子早就挪到了厨房外面,索性转身撩着门帘子探进来脑袋笑着说:“给你和它创造个二人世界。”


等卓渐清走了以后,贺涵就双臂环在胸前来回来去绕着金枪鱼又是好一通的观察,足足过了十五分钟,还是金枪鱼先沉不住气了,它干脆努力靠着墙欠起了身♦体,冲着贺涵拜拜尾巴,“好汉,你要放了我,我就解决你目前最苦恼的事情!也是你♦的♦人生大事!”


“我现在最苦恼的事情?我的人生大事?”贺涵停下了来回走动的脚步,皱起了眉头,英俊的脸上写满了疑惑。想他贺涵,不到四十岁的年龄,身材挺拔,英俊潇洒,又是咨询业精英,以资深、专♦业、才能享誉商界,面对职场商战,从容不迫、游刃有余。有才又有财,最主要的还有颜,这种人设和阅历,要是搁在玛丽苏小说里绝对是个人见人爱的霸道总裁,现实生活中也是不可多得的人上人的条件,敢问还有什么苦恼的事情?


“你前女友唐晶不是拒绝了你的求婚又和你分手了嘛...唉唉唉!好汉别别别!别别别!你先听完我的话,你先把手上的刀放下!”虽然是条鱼,还是条外来的鱼,但是它却有着一般人类都不曾拥有的高智商和高情商。会说人话的金枪鱼自知这是戳到了商场得意情场失意的贺涵的软肋,便赶紧把自己的声音降低了不少,“我的意思是,你这种德才兼备的商业巨子,还需要唐晶那种不懂得欣赏的女人陪伴左右么?你这种成功的alpha,不是想要什么样的女人和omega都很容易嘛...”


“你们鱼懂什么?我需要的是一个可以陪着我...”


“陪着你走过风风雨雨,真正了解你爱你,而且让你可以打心眼里欣赏和尊重的另一半对不对?显然唐晶别的条件都符合,只是了解你和爱你这两条做的不尽如人意,否则你们也不会纠缠了10年最后也没能修成正果是不是?所以,你们分开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会说人话的金枪鱼顿了顿,继续说道:“我也不管你信不信,反正你看到我会说话也没那么惊讶,一看就是见多识广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我啊,不瞒你说,是一条住在太平洋深海中的鱼仙,你要是把我放了,我就给你介绍个意中人,包你满意那种。”


贺涵脸上的表情没有什么变化,也没有什么语气地走上前去问金枪鱼:“我凭什么相信你?你现在可是自身难保。”神仙还能被人捞起来,差点儿做成生鱼片?


“我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可是你们人类说了,老虎还有打盹的时候呢。我也是一时疏忽大意了,现在又离开了海水,法♦力就剩下那么一点点...”要不我早就跑路了,还能被晾在这儿跟你们这些愚蠢的人类讨价还价。


“收起你那不屑的想法,信不信我现在就把你做成生鱼片。”


会说人话的金枪鱼被贺涵的话着实吓了一大跳,心想这人怎么还会读心术?莫不是他也是天上的神仙?但是以前又没见过他啊...没费多长时间,会说人话的金枪鱼就理清了所有问题,现在还是保命要紧,所以赶紧又换上了讨好的语气说道:“别生气,别生气,咱们先说正事。你因为事业有成,身边感情线又太过于复杂,所以...”


“所以?”


“所以大约是命犯孤星。想要找个两♦情♦相♦悦的意中人实在是太难了...不过幸亏你遇到了我!我可以帮你啊~中♦国人不行,就换外国人。凡人不行,就换天上下来的...”


“你有话直说!”


“下个星期一,你买张飞机票去法国巴黎,参加一个结婚礼服的发布会,天帝的七个儿子也会去参加这场发布会。到时候他们进场就会把风衣脱♦下来放到椅背上,你趁机把最小的那个儿子风衣拿走,他就会来追你,你顺势把他引回中♦国再引回你家里,他就跑不了了,只能留下给你做老婆...”


“这不是强抢良♦民又偷鸡摸狗么?”贺涵眉心再次拧出了疙瘩,摇着头着实感觉不妥,而且这话听着怎么那么耳熟,好像从哪儿听说过似的...“犯法的事我不干。”


“你偷的是你老婆的风衣,以后你们是一家子,这能算偷么?你拿走他一件到时候还给他一衣柜不就得了。再说了,你要是不抓♦住这次机会,真的要打一辈子光棍啦!”会说人话的金枪鱼见贺涵一脸不肯就范的表情,着急的解释起来。


“你这话,水分太大。什么天帝的七个儿子,又要偷衣服...听着这么耳熟...”


“嗨!耳熟就对了~牛郎织女的故事听没听过?绝对不是杜♦撰!现实版的厉不厉害?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贺涵没说话,拿起卓渐清留下的刺身刀就冲着鱼嘴过来了。


“啊啊啊!你杀了我对你有什么好处!你一个人吃的完么?本来就是给唐晶预订的,你吃的下么?你不会触景生情么?你要是不信我的话,你就把我冻到冰柜里,反正还有两天就是周一了,你去一趟巴黎不就知道我说的是真是假了么!我是好心给你找个贴心人,你不相信就算了,就算你把我杀了吃肉,撑死你你也找不到意中人!”


贺涵一听金枪鱼的语气非常诚恳又透着十万分的着急和委屈,心想这鱼说的虽然难以让人相信,但是既然鱼都能说人话了,那它说的话就不见得是假的。再说它离开了海水,也跑不到哪里去,既然和唐晶分手后也早就准备好给自己放个假,那就去巴黎一趟,休假的同时没准儿真的有♦意外收获。贺涵想到这里便放下了手中的刺身刀,声音低沉地说道:“那我怎么知道天帝的儿子都长什么样?”


“巴黎那边儿都是金头发蓝眼睛的白种人,黑头发黑眼睛的中♦国人你一眼就能看出来。你就放心大胆的去,记得只能把小儿子的风衣拿回来啊!天帝别的儿子都有对象了,你拿人家风衣,人家也不会跟你回来的。别怪我没提醒过你,如果你拿错了风衣,到时候就算竹篮打水一场空,你也要把我放了啊!”


贺涵听完金枪鱼的话,微微点头,便把它整个扔进了冰柜里。


两天以后,给自己放假的贺涵果然出现在了法国巴黎的结婚礼服发布会上。


所以说,有些人闲出屁的时候会抠着脚丫子一个人默默地在家思考人生,有些人就会像贺涵这样愿意去花大把的时间和金钱去验证一些旁人觉得是天方夜谭的事情。


和唐晶在一起将近10年,俩人分分合合,求婚不下10次的贺涵,在第10次求婚后得到唐晶给予的结果是直接分手,所以自诩自己是时尚圈达人的他,就算参加过n次时装走秀和新款服饰发布会,也从没接♦触过结婚礼服的发布会。结婚礼服这东西贺涵觉得可能和自己无缘,因为你至少要先找到合适并且愿意和你共度下半生的人,才能绕到一起去看结婚礼服的环节。


所以现在身处结婚礼服发布会现场的的贺涵,故意选了一个最靠后的阴暗角落位置,不是因为他没钱,是因为他着实是不喜欢这种热闹又甜♦蜜的感觉,也是为了方便自己在暗中观察那所谓天帝最小儿子的一举一动。


一群金头发蓝眼睛的白种人之间,果然坐着几个黑头发黄皮肤的东方面孔。说实在的,几个东方面孔长得确实都很好看,尤其是那个坐在前排最中间穿浅灰色高领羊毛衫的男人,虽然和周围几个东方面孔长得颇为相似,却透着一股无人能及的高傲和灵气。


起身站到后方暗处的贺涵以绝对的身高优势,就算不伸着脖子也能准确无误地搜索到自己的猎物,不过他算是把会说人话的金枪鱼嘱咐过的话都抛到了脑后。其他几个东方面孔先不说,就单单是贴近“高领羊毛衫”左边年纪最小的那个卷卷毛,虽然长的也不错,抿着嘴唇瞪着自己那双湿♦润的鹿眼滴溜溜乱转,但是总是少了些贺涵所欣赏的成熟味道。右边那个的确有些成熟的味道,但是笑眯眯的样子又像只深藏不露的狐狸,贺涵虽然自认为自己也算是斗智斗勇的一把好手,但是他总归觉得太过精明的也不适合自己。


所以看来看去,还是“高领羊毛衫”最符合自己的胃口,并且搭在他椅背上的那件长款黑色呢子风衣也很符合自己的审美。


贺涵趁着发布会结束后,所有人的注意力都放在台上年轻的女设计师身上时,偷偷蹭进人群,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顺走了“高领羊毛衫”的黑色长款呢子风衣。


“高领羊毛衫”直觉敏锐,看到贺涵顺走了自己的呢子风衣,大吼一声:“干什么!”就扒拉开人群迈开长♦腿追着贺涵的脚步冲出了发布会现场。


嘈杂的人群中,“卷卷毛”目瞪口呆地想要快步追上去,却被一旁眯着眼睛的“小狐狸”拦住了去路。


“哥,嘟嘟哥的风衣被偷了,我要去跟他一起抓贼!”瞪着大眼睛的“卷卷毛”说道。


“然然,有什么事情是你嘟嘟哥自己解决不了的?别忘了咱们是...”眯着眼睛的“小狐狸”话没说完,就转身准备去和不远处的女设计师聊上几句。


“平平,你这样老谭知道了会生气的。”不甘心的“卷卷毛”小声嘀咕道。


“放心,他又不在法国。再说了,我这是为嘟嘟解决一些私人恩怨。”


再说被“高领羊毛衫”追着跑了几条街的贺涵,终于是跑不动了。就算是平时再舍得花时间和精力在健身房锻炼身♦体,也跑不过身后年纪轻轻的天帝儿子。


弯着腰一只手手掌撑住膝盖的贺涵,气喘吁吁地用另一只手紧紧地抓着“高领羊毛衫”的呢子风衣,半天都没倒匀自己的那口气儿。


“把风衣还给我。”表情不是很好看的“高领羊毛衫”伸出了自己的手,边说边一步步走近了贺涵。“穿的人五人六的,不过一把年纪了体力跟不上还学别人做小偷。”一脸嗤之以鼻的“高领羊毛衫”,一边说一边皱起了眉头撇了撇好看的嘴角,“也不看看自己多大年纪了。”


贺涵一听,呦!这个盘靓条顺的omega嘴还挺毒,不错不错,是自己喜欢的类型。不过这呢子风衣可不能随便给他,要不自己就白白浪费了这么多时间和体力,至少要验证一下还被♦关在冰柜里的金枪鱼说的话到底是真是假。“我要是不还呢?”


“你不还也得还,少废话!赶紧给我!”


“高领羊毛衫”人长的好看,可是脾气却不怎么好,贺涵心想。


“你先别急,你先告诉我你叫什么?”


“高领羊毛衫”听到贺涵这个问题,皱着的眉头更厉害了,心想现在小偷偷了东西还要先问问失主叫什么名字?不过告诉他也没关系,“陈亦度。”


贺涵听了名字,从自己知识渊博且复杂的大脑中迅速地搜索了起来,原来这个“高领羊毛衫”就是以设计生产婚礼礼服闻名的“度”公♦司的总裁兼首席设计师陈亦度。虽然还未涉足过服装设计圈,但是贺涵也算是早就对陈亦度这一点就着的“小炮仗”有所耳闻。陈亦度不到三十岁,设计天赋异于常人,时尚度敏锐,办事一丝不苟,严肃认真到很少人能见着他的笑模样。可惜了可惜了,这么优秀又脸蛋漂亮的omega,怎么会有这种臭脾气?难道是被天帝从小惯的?


“你发什么呆,风衣赶紧给我,否则我报警了。”陈亦度明显是不想跟眼前拿着自己风衣若有所思的男人继续耗下去,“我没那么多时间...”


“我也没那么多时间。”贺涵走过去,伸出自己的右手,“你好,我是贺涵。”


陈亦度并没有同样伸出自己的右手。


“商量个事儿,你跟我回趟我住的地方,然后我把风衣还给你。”


“你住哪儿?”


“不远,就在上♦海。”


“神♦经病!”陈亦度狠狠地白了一眼贺涵,心想自己算是碰上疯♦子了,反正现在天气也暖和,这风衣自己不要也罢!


“唉!你等等,我这儿有笔大生意想和你们‘度’合作,你要有想法和诚意的话,就跟我一起回趟上♦海。就算买卖成不了,我也付给你这个数的酬劳。”贺涵伸出手比划了一下,“你可以现在叫你的助理调♦查我的资料,看看我到底是不是骗子,有没有实力和你合作。”贺涵耸耸肩。


陈亦度拿起手♦机,敲击了几下,只等了几分钟就看着屏幕露♦出了满意的表情。“那你先把风衣还给我。”


“那不行,这风衣要到上♦海我住的...”


“什么?”陈亦度有点儿不明白面前收入颇丰的公♦司高管为什么对自己这件风衣这么感兴趣。“你到底...”


“反正等你和我一起回到上♦海,我才能把风衣还给你。”


陈亦度不点头也不摇头,连话都不说一句。


“你这算是默认了。”贺涵迈开长自己的两条大长♦腿,走上前去拉住陈亦度的手,“呦!冻成这样!都是是我的错,怪我!”说完便麻利的把自己身上的风衣脱♦下来贴心地披到了陈亦度的肩膀上,“我给你捂捂吧!然后咱俩现在就往机场去,我都安排好了。”


“你把我风衣还给我。”陈亦度实在闹不明白眼前这个半路杀出来的“程咬金”到底是什么意思。“你...松手...”


“算了吧,你都冻成这样了,我就给你捂捂,我怕你冻坏了,你冻坏了我心疼啊。”虽然不是很了解,天帝的儿子到底在凡间会不会抵♦抗不住恼人的倒春寒,但是总归还是有备无患比较好。“嘟嘟,咱们是坐飞机回上♦海,还是你能飞...”


“你说什么?!”陈亦度挣脱不出贺涵的手掌,只能瞪大了自己本来就大的鹿眼。


贺涵顿了顿,耸耸肩说道:“我就随便问问,我可没说你会飞。”贺涵心想,天帝的儿子是神仙,看神话故事里的神仙应该都能飞,但是陈亦度反应这么大肯定是不想暴♦露自己的身份,拿自己就少说两句吧。不过这样的陈亦度,真是怪可爱的...


“我是说你叫我什么。”


“嘟嘟啊。”


“谁允许你这么叫我!”


“这不是显得咱们亲切么~我听你身边那个‘卷卷毛’这么叫你的。”贺涵笑的满脸褶子,招手打车就把右手拉着的陈亦度塞♦进了出租车里,冲着出租车司机说了了声:“Go to the airport.”说完也没把陈亦度的手放下。


“你到底什么来头?为什么偷听我和我弟♦弟说话。”


“你不是都调♦查了么。而且我没有偷听,只是站的比较近听到了而已。”


“你...”


“凡夫俗子而已。”


一路上,贺涵始终不忘了紧紧地抓着陈亦度的呢子风衣。


这金枪鱼,果真是神仙?只要把陈亦度拐回上♦海的家,到时候一切就全都知道了。



评论

热度(37)

  1. 左手游吟 淹没岛屿子非鱼不语 转载了此文字
  2. 樊懿墨子非鱼不语 转载了此文字
    紧紧抱住帕拉,遇见你们何其幸运,有你们在真好,爱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