樊懿墨

吾有爱,与之隔山海

继续还债,哭唧唧,不知道自己写的啥,不要打洗我



夜冰冷,刺骨的风吹过,却不敌此刻的情景,一面何其沧校长和一些教授坐在楼梯上挡在学生前面,另一面军警握抢对峙,手无缚鸡之力的学生和教授们和军警相对,谁都知道军令不可违,可是我又怎能对一群学生下手,只能硬着头皮用军令身份拦下,转身去求助何校长,却只得到一个等10分钟的回答,十分钟?无奈只得等十分钟,不知道谁会来,谁能解了这个局,等待,10分钟如此的漫长,没想到等来的是父亲,父亲解了这个局,他大概对我也是失望了吧,至少这些孩子有救了!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