樊懿墨

吾有爱,与之隔山海

你为苍生而生,而我为你而生【蔺靖】

首先祝贺东东小朋友和凯凯同一天生日哦 @东东锵 【对了,这不是一发完哦】}祝你生日快乐哦,认识你们真的好幸运,不过你这么忙,估计暂时看不到呢

我们的凯凯,生日快乐

希望我们能够一直相伴,细水长流



下面正文



 

“爹,我为什么不能养这个小娃娃?”小蔺晨看着老阁主

 

“蔺晨,你知道,这受伤的孩子是谁吗?”老阁主无奈的摇头

 

“这是皇七子,萧景琰。”以蔺晨的早慧又怎会不知这是何人,

 

“晨儿,不许胡闹”老阁主只得呵斥

 

蔺晨一言不发的看着老阁主许久

 

蔺晨甚是早慧,而琅琊阁又是备受江湖敬仰,知天下事,囊括天下奇珍异宝,奇文瑰书,自是被蔺晨熟读于心

 

蔺晨看事透彻,脾气又有些难以捉摸

 

老阁主与之对视许久,终是软了态度“等他伤好,送他回金陵”

 

“好,谢过爹爹”蔺晨认真的给老阁主作揖,然后转身离开

 

老阁主看着自己的儿子“儿孙自有儿孙福,我操什么心,这孩子自小就省心,既然想任性,那便任性”

 

蔺晨摸了摸自己的胸口,为什么向来平静的心,会被这这个脏兮兮的奶娃娃搅起一番风云,竟为他与爹爹争执,不解,不解。于是蔺小公子迎来了人生中第一次不解的问题,可是我们蔺小公子并没有纠结太久,人生在世须尽欢,莫待人去尽悲凉,随心而已

 

 

这一夜蔺晨不是在房里照顾,就是跑去温药,天渐亮时,蔺晨忍不住趴在床头睡了过去

 

景琰费力的睁眼,动了动手指,碰到了软嫩的肉,下一秒,一张圆润的脸便出现在视线里“你终于醒了”蔺晨瞬间精神起来

 

景琰有心防备,奈何身上提不起力气,张了张嘴,喑哑的嗓子发不出声音

 

“诶,你别动,你身上的伤刚包好,我给你拿药。”蔺小胖翻滚着自己圆润的身体,拿到床头的药,然后小心翼翼的喂到这瓷娃娃的嘴边

 

景琰愣住了,大眼睛眨了眨,心中暗想“我活下来了”

 

可看在蔺晨眼里,便理解为不信任,防备,一边心疼他戒心太重,一边将药放到嘴边,抿了一口,皱着眉头“你等我一下”跑了出去

 

景琰被这一系列的动作惊了过来,疑惑着,这人去了哪里?

 

不过,蔺晨没有让景琰等多久,捧着一个小包跑了进来

 

端起小碗递到嘴边“你看我都喝了,没事的”

 

景琰张开嘴,蔺晨将药快速的灌入,苦涩瞬间浸透味蕾,景琰皱了皱眉,将药吞下去,张口想要说话,便被塞了什么东西在嘴里,酸酸甜甜的味道压住了嘴里的苦涩,景琰一时忘了想要说什么,就这样半张着口,看着蔺晨

 

蔺晨觉得景琰的眼睛特别好看,圆圆的一双眼,好像一动水就会流出来

 

两人相视半天,蔺晨定了定神,举起手里蜜饯在景琰面前晃晃“要不要再吃一个?”

 

 

景琰反应过来,虽然嘴里的苦涩已经褪去,可毕竟是小孩子,离开母妃许久,衣食住都不能挑剔,也没得挑剔,看着蜜饯,虽没有开口,但眼里还有些渴望

 

蔺晨看他半天不答话,便又塞了一颗在嘴里“还挺好吃的对吧”

 

景琰看着眯眼笑嘻嘻的蔺晨,不搭声,心下却被温暖了

 

“我叫蔺晨,这里是琅琊阁,你呢?叫什么名字?”蔺晨一边向景琰解释,一边希望他的嘴里说出来

 

“王炎,我”景琰还是不敢说出自己的名字

 

蔺晨打断了景琰吐吐吞吞的言语“我叫你琰琰可以吗?你可以叫我蔺晨哥哥,或者晨哥哥”蔺晨知道他没有说真话,有些难过,可是毕竟他们还不熟,没关系的,他会说实话的,蔺晨这样想

 

“嗯,晨哥哥”景琰实在是没有那么多力气多说一个字,努力的睁大眼睛,让自己不睡过去

 

蔺晨看着困得不行却努力睁着眼睛的景琰“睡吧!你身上的伤可不是一天两天就可以好的哦!”肉乎乎的小手给景琰掖了掖被子

 

蔺晨就一直守在景琰身边,毕竟还是个孩子,熬了一夜,终是熬不下去,便爬上了床,偌大的床,明明可以睡下两个大人,蔺晨却偏要挤在景琰外侧的小地方,还好还记得景琰身上的伤,两个孩子就这样依偎着睡了过去


评论

热度(6)

  1. 东东锵樊懿墨 转载了此文字
    爱你墨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