樊懿墨

时间越久爱好慢慢的也多了起来,喜欢的cp会越来越多,但初心不改。不说走,却也不是留

凌李曲?大概是这三个人

墨墨目录

欠债的感觉超级不好,我在努力努力的补 @潇湘绝歌 四夕夕你的丸子 @楼诚深夜60分 , @谜之热爱修罗场 纸纸的大三角,好吧,为了赶60分我木有完结,下篇我尽量今天就完事,下篇包含一个小宝贝的误会点梗

注:墨墨没什么文学知识,ooc预警,各种狗血预警,文笔渣预警,修道院的知识我不是很了解,查了一下,但比较笨,就不去深究惹,别嫌弃谢谢

正文

凌李误会+大三角(黄)梗

 

再一次从噩梦中醒来,被枕边的人紧紧抱着“没事了,没事了”背上轻抚的手无限的暖意

 

李熏然抱着老凌的腰“老凌,你已经一个月没怎么睡好了。”

 

“傻瓜,你不是比我更难受,有我陪着你。”

 

李熏然张了张口,未等说些什么,老凌便先开了口“睡吧!离上班还有5个小时,再睡一会。”

 

唇贴在李熏然布满冷汗的额头

 

李熏然尽力的放松自己,却不敢入睡,怕再次惊醒他。

 

 

凌远下班回来,发现家里的小狮子不见了,卧室的衣柜里空了一半,自己的被子被叠成了豆腐块,孤零零的放在床头,上面好像放着一张纸,凌远不想拿起来,可好像只有这张纸才能找到小狮子

 

“老凌,我走了,但是你放心我会回来的,一个月了,我不能控制自己的病,虽然我并不想称它为病,可它确实影响了生活,这段时间我休息不好,你也休息不好,我没关系啊!我还在休假,可你不行,你是院长,你责任重大的哦!我不能连累你,我知道你不喜欢我这样说,可是这就是连累,所以我选择去法国待一段时间,我只是去养病,请你不要去找我,我选择告诉你是因为我怕你担心,但是你不可以打扰我啊!你要好好的,我也会很好,等我回来!爱你的李熏然”

 

一封信,凌远心中五味杂陈,一时间没了思考的能力,坐在床边半天,收了信,走到厨房,原本想要做的菜,少了一个人,吃不了,随随便便煮了碗面条,算是晚饭了。碗丢在水池里

 

整个人淋着冷水,算是清醒过来“好,我们都好好的!”关了冷水,换上正常的水温,勉强的睡上个安稳觉

 

 

手机号没有换,比之前出任务还好的多,只要想,就可以联系任何人,但李熏然不想联系任何人,之前就想来法国玩,一个很浪漫的地方,每一处风景李熏然都拍了照片。

 

“你好,请问这个修道院可以暂住吗?”

 

“可以,请问要住多久?”黄志雄抬头看了看眼前的人,这人不是警察就是当过兵,是退役了?还是辞职?黄志雄轻笑了一声,自己想那么多做什么?

 

这个人当过兵啊,看上去好像还经历过战争,手抖的厉害,饮酒过多的后遗症,冲着人微笑了下“还没想好,暂时3天可以吗?”

 

 

志雄点点头“跟我来吧!”

 

在修道院感受着宁静,这里真的是很好的地方,可是不适合习惯热闹的李熏然,白天到外面去逛美食,晚上在修道院看着夜景

 

“咳咳,咳咳”

 

李熏然循着声音过去,看到了昨天看见的人在角落里颤抖的手去抓酒瓶,李熏然一脚踢飞酒瓶,两个人打了起来,一拳一拳,一脚一脚,谁也没打到对方,但两人都尽了全力,最后两个人倒在地上,恢复了些力气,各自爬回房间

 

“你好,我叫黄志雄”

 

“你好,我叫李熏然”

 

突然不知道该说什么,黄志雄觉得自己好像更适合动手,李熏然指着餐盘解围“这是给我的吗?”

“啊!对,早饭,昨天,谢谢”战事后第一次不用依靠酒精的入睡

 

“进来一起吃吧!”这餐确实简陋的些,但一会还可以出去吃

 

“这有什么好吃的中国菜馆吗?来法国这么久,有点想中餐了!”李熏然打破这安静

 

“啊,有个朋友开的中餐厅,味道很好”随便吃了几口,放下了筷子“如果你要去吃能帮我打包个菜回来吗?”

 

“啊?好啊!你不和我一起去吗?”

 

“我就算了,帮我打包个四喜丸子就好,我就不去了!”

 

“好吧!”李熏然接过地址

 

 

阿雨餐馆

 

“老板,给我打包个四喜丸子,糖醋鲤鱼,油爆双脆,油焖大虾,再给我做个蛋花汤。”李熏然点了菜就坐在一边看了一圈,法国开餐厅居然不买酒,笑了下

 

“诶,您的菜打包好啦!拿好”

 

“老板,法国不买酒的餐厅,只此一家吧!没什么特殊情况还是备一些酒吧!”

 

 

 

出了饭店转角就看见了志雄,晃了晃手中打包的菜“走吧,请你吃”

 

 

“这四喜丸子不错,很正宗啊!”嘴里叼着四喜丸子的然然含含糊糊的说

 

“这是她的拿手菜”

 

 

 

 

 

评论(12)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