樊懿墨

一个极其无趣且冷血的人

蔺靖梗虐

蔺靖 @我们都会特别十分极其非常好的 感受一下这个行不?我晚上回来写。
1
景琰还未享受小殊活着的喜悦,小殊便上了战场。北境是安定下来了,可小殊却只带了一封信回来“景琰,蔺晨不仅医术上是奇才,他的谋略才识也算得上是旷世奇才。蔺晨是个不喜拘泥之人,还望殿下给他一个适合之位。”

一封书信,人却再也回不来了,是真的,回不来了!

梅长苏弥留之际“蔺晨,你喜欢他对不对?咳咳,别瞒着我,我看得出来。”

“是又怎么样,你都这样了,还想管谁?”蔺晨恶言恶语,殊不知眼角泛起的红暴露了他的悲伤

“大梁,江山不稳,景琰他需要人辅佐。景琰的心愿就是创造一个祁王哥哥心中的盛世,这,也是我的心愿。”梅长苏的最后一次算计竟是用在自己的两个好兄弟身上,他了解他们,但却无力推算后面的事情。手伸向胸口摸出一封信,未将信递入蔺晨手中便滑落了。

蔺晨捏着手中的信封“你要想算计我,你给我活过来啊!”

2
“先生想必是看过小殊给你的信了。”景琰不知道该怎样面对这个人,曾经这个人说小殊可以上战场,他保证小殊会回来,可小殊没有回来,若是旁人,可能萧景琰这辈子都不会原谅他,可小殊却留下这样一封信

“陛下既然看过了,那想给在下一个什么职位呢?”蔺晨努力让自己忽略人眼里的厌恶,装作不在意的样子。

“小殊介绍的人,自然是奇才,先生觉得国师这一职位如何?可在宫中来去自由。”就算在怎样难过,景琰也依旧记着小殊的话

“陛下给的自然是极好的,只是蔺某的住处?”蔺晨有些讨厌现在的自己,借着逝去的好友,接近自己爱的人

景琰眉头紧蹙,京城中确实没什么好的住处,之前苏府景琰不想让任何人触碰那个地方“既然蔺先生是小殊请来的,不如住在宫中如何?我这宫内没有什么女眷,只有母后一人,并不住在后宫。”景琰虽知这样不合规矩,却也只能尽力劝阻,生怕蔺晨回到苏府。

蔺晨只是淡淡一笑“听陛下安排。”

3
“蔺先生,我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萧景琰与蔺晨越是接触越发对蔺晨恨不起来

看着明显喝多的景琰,蔺晨心像是被什么狠狠的攥着“陛下请问”

“当年为什么要骗我,你是不是一开始就知道小殊回不来了?”萧景琰眼角泛泪,整个人栽到蔺晨怀里,失控的揪着蔺晨的领子

5年来,萧景琰从来就没有忘记过。记得皇长兄的雄心壮志,记得小殊的期许,所有的担子都压在身上。长苏的死他终是难以释怀。

蔺晨将人半抱着揽入怀中,轻拍着背部安抚他“他是什么样的人你不清楚吗?他决定的事情谁能改变呢?他的志向和你的志向都是一样的,只是他要付出的是生命,而你要活下去承受痛苦和地位带给你的压力。你问我不是想要答案,只是想要发泄一下对吧!”

景琰被说破心事,借着酒劲埋在蔺晨胸口,先是轻声的哽咽,后是抑制不住的放声大哭。直到哭累了,睡在蔺晨怀里。

蔺晨不知自己该是怎样的心情,就算当初没有长苏的推荐,他也会入仕,因为他知道自己陷进来了。他想要的,自己会默默帮着他,可在他身边越久就越发难以自控。蔺晨替他盖好被子,呢喃的问了句“萧景琰,你有没有一点喜欢我?”

景琰睡的并不安稳,5年来的心结算是解了,听到耳畔有声,忍不住叫了声小殊。

一声小殊,蔺晨觉得自己输了,输了一切。

4

蔺晨喜欢萧景琰,为了他入仕,但他没有告诉过景琰。景琰一直以为是为了小殊蔺晨才会入仕,所以不曾问过。误会就是误会,两个人从未给过彼此解释的机会,也不会去证实。

“陛下,臣请辞”一封书信,寥寥几字。蔺晨没有给萧景琰挽留的机会,也未曾给自己留下的借口。

后来经过蔺晨旁敲侧击以为景琰不喜欢他,于是他为景琰铺好路就去云游四海。他说“我爱你,但你不爱我,你要大梁盛世,我成全你。”

自蔺晨走后,萧景琰时不时的想起蔺晨,他明白他爱他 只是迟钝太久。景琰拼命工作,英年早逝。(我这都什么形容词)

吃着顶针婆婆的辣花生,蔺晨流着泪“你想要的我都给你了,为什么你连好好照顾自己都做不到。”

他爱他,他不知。
他爱他,他也不知。

评论(2)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