樊懿墨

一个极其无趣且冷血的人

当好多哥哥遇上好多哥哥的哥哥

首先祝建国小可爱 @建国公主 生日快乐,第二次给你写生贺了,也就代表我来圈里一年了。认识你超级开心。

虽然一年了文笔依旧没有见长,写的乱七八糟的,不要介意,如果可能的话,还有11个哥哥的后续,关于11个哥哥回家上午不去床的后续吧。因为明天我要考试,所以赶的比较着急,就酱紫啦!笔芯

严重ooc预警,词不达意预警,文笔渣爆预警

下面正文

一霖是家里最小的宝贝,被一群哥哥宠着护着,他上面有11个哥哥,偏偏赶巧哥哥们不是在学校里上学就是在学校里上班,用家里大哥的话来说一家人在一起有个照应,一霖可不想一直被护着,所以班上的同学只知道一霖有一群哥哥却从来没见过,也不知道他哥哥都在这所学校。

一霖性格好,脾气,好班级里受欢迎的很,可偏偏有人觉得这软软的少爷欺负哭了会是件好玩的事情。 可惜不管这人怎么挑衅,一霖总是笑眯眯的。荣少也不是省油的灯,不知从那打听来,这小少爷特别珍惜留着的那缕头发。一霖从小就留着一缕小辫子,小时候是家里人给留的,一霖身体不好,为了让一霖健健康康成长,迷信的给一霖溜了一缕头发,后来一霖自己也宝贝起这一缕头发,想要留着给以后的恋人。这荣石盯了小少爷很久,终于对这缕头发下手了。

全校同学都站在国旗下,听着同学做国旗下讲话。荣少邪恶的小手伸向了一霖的头发,一剪刀下去,快,准,狠。一霖本来认真听着然然哥哥的讲话,觉得后脑一凉,回头看见荣少拿着自己的小辫子得意的笑。一霖先是一愣,随即反应过来,自己的定情信物没了,小嘴顿时撇了下来,眼泪挂在脸蛋上,一霖抬腿就跑。周围的同学看着一霖跑出去,大声的喊老师。

荣少有些慌,不仅仅是因为惹哭了一霖,而是面对着一群一霖的哥哥,从小学部到高中部,从学生到教师、教导主任、副校长,11个男人围着他和一霖。或是安慰哽咽的说不出话的一霖,或是凶狠的瞪着他。要不是人家看自己太小,怕是拳头已经落下来了。

其实大家不知道是荣少也有11个哥哥,荣少从小就调皮,走的是皮带加大棒式的教育,可怎么说也是自家弟弟,出了事怎么说还是向着自家弟弟的。这荣少的哥哥们赶到后,两家人面面相觑。

“阿诚”明楼大校长带着讨好的笑容

阿诚抱着一霖往后退了两步“别,校长家的孩子确实不一样,这家教我们领略了。”

阿诚句句带刺,明楼知道是自家孩子的错,若是不罚一下弟弟,这媳妇怕是要跑了。

转头对着荣石,摆出一副大家长的样子“还不快给人家道歉!”

荣石愣在原地,哥哥们不是来个自己撑腰的吗?怎么好像画风不太对。

杜见峰看着自家弟弟傻站着,一个没忍住,一巴掌呼到荣石脑袋上“叫嫂子。”怎么这么笨,能让大哥这样的除了嫂子还能有谁。可惜这边还没等老杜厉害完,就看见自家方儿在角落里瞪着自己。

荣家的哥哥各个都栽到一霖哥哥手里了,明楼只能打着圆场“阿诚,你看孩子这么哭着也不是个办法,让着臭小子给孩子道个歉,咱们把问题解决一下,怎么样?”

阿诚看着弟弟哭的模样,就算再生气,也只得放下脾气“先把我家一霖哄好再说。”哄好你也睡办公室,后半句阿诚懒得说出来

“一霖,我······我挺喜欢你的,你老不理我,我就想和你开个玩笑。让你看看我。”荣石这话一出,荣家哥哥不禁捂脸,追媳妇追到这地步,咳咳,好像自己没资格笑话弟弟,自己的手法也没高明到哪去

“我的头发是要留着当定情信物的,你就拿走了。”一霖抽搭着小鼻子,话还没说完

“你给我可以当我们的定情信物啊!你喜不喜欢我?”荣石这话说的有些急

一霖眨巴着眼睛“我给你了,可你都没给我呢!”

荣石扯下从小带着的扳指送给一霖,本来想借机抱一把,看着一霖身后的阿诚,荣石缩了缩手

明楼干咳两声“皆大欢喜,咱们这叫大水冲了龙王庙。”

阿诚看了一眼明楼

明楼顿时担心起自己的腰

评论(5)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