樊懿墨

吾有爱,与之隔山海

赵妖精只能是我谭宗明的

嘿嘿嘿, @慕楼 慕楼太太生日快乐哦!我的渣文笔啊!不要嫌弃,其实我也不知道我写有多乱,不过开心的是居然正好2100字哦!爱你慕楼,么么p(# ̄▽ ̄#)o

下面正文,一篇没有重点的文

赵启平和曲筱绡分手了,虽然曲筱绡很不乐意,可是他又怎么争得过大鳄老谭呢?

更何况赵启平很认真的说,他要和谭宗明结婚领证,他赵启平没栽过,现在栽到谭宗明手里,他认了,爱就是爱了,很认真的爱了。

于是曲筱绡觉得如果自己再纠缠下去也没什么意义,不如放手还能做朋友(顺便还能求个合作啥的),小曲这个人还是蛮拎得清的,和赵启平分手了,还可以顺便帮老谭看着赵启平,何况姚斌等了她这么多年,她也不是不懂。 

两个人和平分手,小曲不哭也不闹转身和姚斌在一起了。22楼的姑娘们除了安迪没有人知道小曲和平平分手了。

安迪和包奕凡在一起了,打算介绍给这些朋友,老谭和小赵当然也在受邀之列。

“老谭,你来了,赵医生呢?没和你一起?”安迪看到老谭一个人来的

“他今天有手术,不让我过去接,说小曲正好在医院那边,一会和小曲一起过来。”老谭无奈的笑笑

“他和小曲一起过来?你还真是大方诶!他都不怕你吃醋?”安迪简直不敢相信

“我能怎么办?喜欢这么个小祖宗。”

“好吧!这是我男朋友包奕凡,你认识的,就不介绍了。”安迪直接忽略了包子

包子看着老谭“谭总,我这都被她直接忽略啦!”

“好好对安迪啊!这可是我最好的朋友”

“当然,这是我老婆。”包子得意了

“别胡说,我只是你女朋友。”安迪害羞了

老谭白了他俩一眼,不就是我家平平不在嘛!我家平平在花式恩爱亮瞎你们,来日方长我们也能秀论起花样来,我家平平注意最多啦!

三个人走到里间

“好啦!别瞪我俩了,我给你介绍下,我们22楼的几个小朋友”

“这位是谭宗明”

“你们好”谭宗明看着这一群让安迪改变的小朋友,好像没有三头六臂

“这位呢,是樊小妹,很善解人意。”

“你好,谭总久仰大名。”

“你好!”樊胜美看着这个大鳄,果然不一样

“这位是关关,邻家小妹。”

“谭总,你好,你和传说中好像不太一样!”关关看着平时电视里的人出现在面前感觉不太一样,感觉认识了安迪姐以后,好像见过好多很牛的人物

“盒盒,是吗?”谭总礼貌的笑笑

“这位是小蚯蚓,天真可爱,我们22楼的开心果。”

“你好,谭总,我好像只在电视上看见过你,我居然见到了真人,哇塞!我有点不敢相信。安迪姐,这是真的吗?你快掐掐我。”小邱兴奋地跳了起来

“盒盒,真是开心果啊!你放心看到的绝对是真人。”老谭无奈

“诶!怎么回事,我还没来,你们就开始啦!安迪,你不讲究哟!”小曲扭着自己的小腰,领着赵启平和姚斌就进来了。

小蚯蚓看了小曲和两个男人一起进来,马上就跳了起来,刚害得自己和应勤分手,现在居然还领了两个男人过来。小蚯蚓的火一下就上来了,脑子也顺便被火烧掉了。

“曲筱绡,你这个不要脸的,你乱搞男女关系。”小蚯蚓指着曲筱绡就开骂

看到还有赵启平,就开始满嘴胡话“赵医生你居然还和她的姘头一起来的,你知不知道,那天我看见他俩在楼下打啵来着。”

赵启平还没有反应过来,一脸的懵逼

可就是这一脸懵逼,让小蚯蚓误认为赵启平不在乎

“赵医生,你是不是和曲筱绡是一样的人,不在乎她乱搞。”邱莹莹几乎是吼出这句话

老谭听到邱莹莹说赵医生马上就站了起来,一把拉过还处在懵逼的中的赵启平

“不好意思,邱小姐,我不希望再从任何人嘴里听到任何有关赵启平的负面言论,第一,平平和小曲已经分手了,第二,现在我才是平平的男人,和小曲没有任何关系,第三,赵启平是什么样的人,我最清楚,还轮不到你来评论。”老谭抱着懵逼的平平

樊胜美,关雎尔和邱莹莹一脸吃惊的看着谭宗明和赵启平

“你,你,你,你们两个,居然,”邱莹莹惊得已经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对,我们在一起啦!有什么问题吗?”谭宗明看着邱莹莹

邱莹莹把头摇的跟拨浪鼓似的“没有,没有。”

“那你还欠平平一个道歉。”

“啊?啊!对不起啊!赵医生,我,我刚才气昏了头,说话没脑子。”邱莹莹也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了

“没关系,我和小曲已经分手了,而且是我小曲分手之后,她才和她的新男友在一起的,所以”赵启平话说了一半

“那个赵医生,我们小蚯蚓知道错了,以后会注意的,是吧,小蚯蚓”樊胜美出来一个劲的给邱莹莹使眼色

邱莹莹看着樊姐快抽了的眼睛“啊,对对对,以后不会啦!”

“安迪,没什么事,我和平平先走啦!”

“好,再见!”

赵启平坐在老谭的身上

“我什么人,你不知道啊!居然还敢和我吃醋,啊?”边捏着老谭的脖子边冲着老谭喊

“平平,你快下来,我这不是爱你嘛!爱你才会吃醋啊!”老谭圆润的身子被平平虚虚的压着

“哼!我所有的事情都跟你报备过了,你还想怎么样?欺负我是不?找借口欺负我?哼就不下去。”平平傲娇的坐在老谭身上

“哎呦!哎呦!我的腰,啊!好疼,平平,平平”老谭突然哀嚎了起来

平平赶紧从老谭身上下来“怎么了?我看看,我压坏了吗?”

老谭看平平下来了“没事了,没事了。”

“你别挡着,让我看看,快点”平平快急哭了

老谭抓住平平的手,翻身把平平压在身下“平平,我没事。”

“你骗我!”平平很愤怒

“平平,对不起,不过刚刚那样我们没有办法好好说话。”

被压在下面的平平“你现在就能和我好好说话了吗?”

“平平,我真的很在乎,很吃醋,我讨厌自己没能参与你的过去,没能陪你经历,我吃醋,是因为我爱你,在乎你,与君相遇恨晚。我喜欢你所有的样子,我只是太爱你。”老谭说完便吻了下去,用行动来证明

“老谭,我也爱你!”

夜,很长,很长,很长(可以做很多事情)

评论(4)

热度(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