樊懿墨

吾有爱,与之隔山海

秦川 两小无猜 二

第二章        目录

玄策将川儿送回家

 

还未等换身衣服,便被爷爷看见了“你这孩子是上哪去了,看看你这一身,快回去换衣服,成何体统 。”

 

玄策在外面无法无天,对爷爷却是尊敬有加“是,爷爷,我这就去”

 

秦元龙摇头点点玄策跑的方向“这孩子啊,从小就皮实,真不知道谁能降得住他。”

 

张妈在一边笑“老爷有什么可担心呢,小少爷从小就聪明,做事知道分寸的。”

 

“张妈啊,你呀,别老叫什么小少爷,他一个孩子,你从小看他长大的,就叫玄策”

 

张妈连连摇头“老爷,这可折煞我了”

 

对于张妈和川儿,秦元龙心里一直觉得对不住

 

“张妈,若是范掌柜还在,怎么忍心自己妻儿受苦啊!”秦元龙叹了一口气,转身在石凳上坐下“张妈,坐”

 

张妈闭了眼,睁开双目坐到对面的石凳

 

“这是我们秦家对不住你们,要不是我重病,范掌柜也不会替我去新疆,也就不会,唉”

 

 

“老爷,这都是命啊,不是老爷的错。”

 

“张妈,这些年苦了你,本想给你和川儿些许补偿,你这性子也是倔了些。”

 

“老爷哪里的话,这些年要不是老爷不嫌弃,我和川儿早就没饭吃了”

 

“张妈,你就是把自己放的太低了,大清早就灭亡了,哪里分的什么这些个规矩,你看家里这几个掌柜,人家过的,范掌柜的手艺比他们不知强了多少,若是他在,川儿也是有钱人家的少爷啊!”

 

“老爷,我们没那么个福分。”

 

“张妈,这话就咱们掏心窝的说着一回,川儿这孩子,范掌柜若是在世,定是供着孩子最好的吃穿用度,上最好的学堂,所以这孩子将来上学的事情,你可不能在拒绝了,还有别在给孩子灌输什么低人一等的想法,川儿不比别人差。”

 

被勾起了往事,鼻头一酸“谢谢老爷”除了谢恐怕也说不出什么了

 

拍了拍肩膀“好了,不该提这些事的,对了,房掌柜明日成亲,房掌柜也算是范掌柜的徒弟,明日一起去吧!”

 

 

 

张妈翻出一件新做的小褂子,给川儿穿好,整了整衣角“川川,今天你房伯伯结婚,娘要去帮忙,你今天跟着小,”你今天跟着你策哥哥好不好?”

 

川儿没有感受到母亲那一丝异样,完全沉浸能和策哥哥玩一天的兴奋中

 

“策哥哥”川儿总是能在凌乱的人群中找到他的策哥哥

 

转头便看见小团子朝自己扑过来,接住小团子“川儿,走哥哥带你去吃好吃的”

 

一个是秦家小少爷,另一个是自己已故师傅的孩子,房掌柜也算是体面人,特地为两个孩子准备了一桌,虽然是不太起眼的角落,但好在视角不错,纵观全局

 

玄策对吃食很是讲究,虽然房掌柜请的也算是好厨子,但终是比不上近月斋,玄策挑挑拣拣的却是吃不下什么,转头看着小家伙,挽了挽自己的小袖子,对着吃食咂嘴

 

“策哥哥,你怎么不吃啊!”夹了口蜜汁牛舌送到哥哥嘴边

 

这蜜汁牛舌味道比不上近月斋可这是川儿亲手夹的,玄策张嘴便叼走了筷子上的牛舌

 

“好吃,川儿快吃吧!”

 

川儿盯了一会儿筷子,还是用着筷子吃了饭

 

川儿在这边大块朵颐,那边婚宴才开始,新娘子刚到,这鞭炮刚放起来,吓得川儿一抖,玄策连忙捂着川儿的耳朵,这边还专注的看着婚礼的流程,跨了火盆,房掌柜无父无母座上高堂便是秦家老爷秦元龙,赞礼者高喊“一拜天地,二拜高堂,夫妻对拜,送入洞房”这一系列的流程下来,玄策看在眼里,记了个七七八八,一群人闹闹哄哄的,见新娘子进了房,便开始灌新郎官的酒。

 

 

这边玄策看川儿吃的差不离了“川儿,吃饱了吗?”

 

川儿拿着帕子擦了擦嘴“吃饱了策哥哥,策哥哥你都没怎么吃呢!”

 

“哥哥不饿,走,哥哥带你玩去”

 

众人都在宴饮,谁也没有注意到两个孩子溜了出去

 

 

“川儿,你知道什么叫结婚吗?”玄策扯着川儿的小手,

 

川儿渣渣大眼睛“房叔叔和房婶婶就叫结婚。”

 

玄策蹲下来,看着川儿的眼睛“川儿,只有互相喜欢的人才会结婚,你愿意和我结婚吗?”

 

川儿听到喜欢二字,吧唧,在玄策脸上留下印记“我喜欢策哥哥,我要和策哥哥结婚”

 

玄策扯着川儿就往家跑,小巷子里满是笑声

 

玄策让川儿自己去他房间,自己跑到三娘房间,总算是翻出了一块红色的帕子,又跑到小祠堂偷了蒲团,出门撞见府里的下人

 

“小少爷,您不是去参加”这话未说完,玄策便跑了

 

“川儿,川儿,我回来了”红色的帕子被玄策手心的汗浸的皱皱巴巴的,玄策深知川儿的小洁癖,把蒲团放到地上,将帕子抻了又抻,盖到川儿头上

 

“策哥哥,这样我什么都看不见了”川儿不安的伸手去抓策哥哥

 

玄策握住川儿的小手“川儿相信策哥哥吗?”

 

盖着帕子的小脑袋点了点“川儿信”

 

玄策带着川儿坐在蒲团上高喊“一拜天地,二拜高堂,夫妻对拜,送入洞房”

 

喊完向川儿的方向挤了挤,坐到了一个蒲团上“川儿,今天晚上我们要一起住,以后你就是我媳妇了,我会好好保护你的。”

 

川儿往玄策怀里钻,靠在玄策的肩膀“川儿要和策哥哥一直在一起。”

 

玄策突然坐直,差点把川儿从身上抖下去

 

“策哥哥怎么了?”

 

“川儿,你在床上等下哥哥,我听说结婚要喝酒的,我去找酒”说完就跑出去了

 

川儿自己掀了帕子,拍拍身上的灰,脱了外挂,坐在床边晃着小短腿

 

 

玄策偷了厨房的酒,用个小罐子装回来,献宝似得递给川儿“喝了你就是我媳妇了”

 

川儿抱着小罐子,猛灌了一大口“咳咳,咳咳,策哥哥好辣啊”

 

玄策看着川儿瞬间红起来的小脸,自己把剩下的都喝了,丢了小罐子,想要往床上爬

 

川儿用小手挡着“策哥哥,衣服脏”

 

玄策几下扯了衣服,i丢在地上,就听见小家伙喊“策哥哥不能扔地下”

无奈捡起衣服挂好,这时头已经开始发晕,抓着被子,盖到自己和川儿的身上

 

两个孩子就这样睡了过去

评论(29)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