樊懿墨

时间越久爱好慢慢的也多了起来,喜欢的cp会越来越多,但初心不改。不说走,却也不是留

【楼诚】还好有你

【楼诚】七幸  相看无需答

ooc预警   文笔渣预警

楼诚一对乱世英雄,楼诚一对相依恋人

阿诚:一切美好起源于最初那向我伸来的手,带我走出黑暗

明楼:一起美好起源于那地狱中明亮的双眼,让我深深迷恋

明楼倒了一杯香槟喝了一口,回头看着在画画的阿诚,慢慢走到阿诚身边

“怎么又想起来画画啦?”

 

“那你呢?怎么又想起来喝酒啦?”阿诚瞥了一眼大哥

 

明楼笑了笑,抿了口酒“画好了,打算挂哪里呀?

 

阿诚看着画板思索了一会“嗯   挂客厅怎么样?”

 

大哥环视了四周:“客厅啊!你的这幅画小了点”

 

阿诚满脸的不满,瞪着大哥:“精致啊!”

 

大哥看着不满的阿诚:“精致?哼!色调和光线调的还不错,空间层次弱了点”

 

阿诚拿着画笔指着画板,回头得意的看着大哥:“我就是想弱化空间,突出色彩”

 

大哥看着阿诚满脸宠溺,嘴角微撇“不谦虚,这幅画叫什么名字啊?”

 

阿诚心想“画的是我们的家啊!如果我们将来胜利能能够住这样一个地方该多好”脸上洋溢着不经意的笑容,嘴上却说:“一幅风景画,要什么名字啊?无题”

 

“无题?我想管他叫家园”明楼说罢,抿了一口香槟,环住阿诚,让阿诚的背贴到自己胸前凑到阿诚嘴边,

 

阿诚努力向边上躲着“大哥,我画画呢!手上还有调色盘,一会蹭你一身。”

 

明楼看着阿诚,没有放开“我想我以后的家应该就是这个样子,湖畔旁,树林边。”

 

阿诚转头看着大哥笑着说,“那你自己住吧!大姐和明台才不会去住呢?”

 

“他们都不来才好呢?我清静,你呢?你也不来?”明楼松了松环着阿诚的手臂,望着阿诚

 

阿诚转过头,忽略腰间的手,继续作画。却藏不住眉眼间的笑意

 

 

大哥靠在阿诚的肩头“阿诚,以后我们就找这样一个地方,我们和大姐坦白,”

 

明楼感觉怀里的身体突然僵住

 

“大哥,我”阿诚转过身来,满眼的慌乱

 

可就在对上大哥的双眼的那一刻,阿诚笑了,大哥总是能让自己安心

 

阿诚低头嘟囔着“不管哪里,只要有你哪怕不是树林旁,不是湖畔边。”

 

明楼笑着,看着他的阿诚,他的小阿诚,长大了。

 

那个身处地狱受尽折磨,却有一颗纯洁的心,一双明亮透彻的眼的孩子

 

 

当年他说,你要折辱一个孩子,你要虐杀一个,我就偏要他成材,成为一个健康人,一个正常人,一个受高等教育的人,不会辜负你抱养这个孩子的初衷。

 

阿诚还记得当初自己在那个曾叫母亲的恶魔家中,一个黑暗的角落,躲不过每日无故的毒打,无尽的饥饿,一双温柔的大手将自己带离这片地狱。

 

阿诚离不开这个大手的主人,一个让自己安心的源头。阿诚尽自己一切,照顾大哥,尽自己所有努力不让大哥失望,付出,为了与他并肩。

 

如今,阿诚长大了,也做到了与他并肩,甚至与之相恋

 

乱世之中,生死相依。明楼庆幸,他知道世上受苦的孩子太多,他救不过来,但他庆幸他救了阿诚,同时也是救了自己。

 

 

 

知道彼此的一切,伪装,至少还有在你面前露出真正的样子。疲惫,至少还可以相互依靠。乱世,至少还有一个你。

 

 

他们一起经历了那么多,没有对方,还有什么意义,明楼相信大姐会理解他们的。

 

明楼看着阿诚,坚定地说“阿诚,等到我们胜利,我们就和大姐坦白,然后找一个这样的地方,我们永远在一起。我给你一个家。”

 

阿诚看着大哥的眼睛,他知道他不需要回答,他知道大哥知道自己的答案,因为他永远都不忍心拒绝大哥,他也永远拒绝不了大哥。

 

一个动作,一个眼神,便知道对方什么意思,下一步要做什么,不管使身体,还是心灵,他们都那么契合。

 

 

叮铃铃,叮铃铃

 

 

“大哥,我去接电话。”

 

明楼不满的盯的电话,缓缓的放开了圈着阿诚的手

 

“喂,梁先生啊!”阿诚冲着明楼说了一声,明楼偷偷的记了梁仲春一笔

 

“这么晚找我有什么事吗?”阿诚看着不满的明楼,应付这电话那边的梁仲春

 

“什么?吴淞口的货”又有小黄鱼赚了,阿诚偷笑着

 

言语上却是表露这不耐烦“一船水果,你那是一船金水果啊!把船都压满啦!瞎子都知道是什么吧!”

 

“海鲜,海鲜,行了吧!这货是真的压不得啊!阿城兄弟,帮帮忙”梁仲春这边是真急啊!

 

 

“海鲜,水果,香烟,这我都知道,但是最重要的是鸦片膏,梁先生,你这明面上和暗地里的利润加起来,可以重建一个76号了”梁仲春还真是贪,比我都爱财,阿诚心里打着小算盘

 

“我都不知道您在说些什么”梁仲春没想到阿诚居然这么贪心

 

“你不知道我在说什么你给我打什么电话啊!”阿诚假装不满,好像要挂了电话

 

“等等,等等”梁仲春急了,这要是阿诚不帮他,这批货就废了

 

“有话好商量嘛!”

 

 

“等你想好了再给我打电话。”跟我斗阿诚傲娇了

 

“等等,一成,我分你一成利,怎么样?”

 

“一成啊!”阿诚抬头看看正在自己画上涂抹的大哥

 

大哥回头看着一脸坏笑的阿诚

 

“如果让明先生知道的话,他会扒了我的皮的”阿诚像是压低了声音,却又要明楼听见

 

明楼心想,我哪舍得扒你皮,我哪舍得。扒你衣服还差不多。

 

摇了摇头,继续毁阿诚的画

 

“阿诚兄弟,我还有上上下下通关的兄弟要打点。”梁仲春还不怕死的想压一压价格

 

“你打点了我,还需要打点谁啊!”阿诚不容拒绝的语气

 

“成”

 

“三七开”

 

梁仲春无奈

 

“成交”自己的小金库又能加上一笔啦!阿诚忍着笑

 

“我明天给你提货”

 

“不,我今天晚上就得提,兄弟你辛苦一下”

 

阿诚看了看表

 

“好吧”

 

“我去接你去”

 

 

“不用,我自己开车过去,正好我有一份市政府的公函要送给你”这么晚出门,大哥就会不开心了,你还来接我,大哥不得醋死啊!

 

“那在哪儿见?”

 

“吴淞口,半个小时后见”

 

“好,好”

 

 

“我走了,你别弄坏我的画。”阿诚看着毁画的大哥,拿了外套

 

 

明楼放下画笔和调色盘,一把拽过阿诚抱了一下

 

“早点回来”

 

“嗯!”

 

每一次外出都是风险,虽然不能说家里有多么的安全,可是踏出这门,谁知道有多少眼睛盯着这里,有多少危险伏击在这里,明枪暗箭。

 

阿诚明白明楼的不安,可是他必须去。

 

明楼理解阿诚,所以只能抱抱,然后放手

 

阿诚知道明楼会等他回来

 

明楼知道阿诚一定会回来

 

明楼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如此乱世,只要阿诚不在身边,明楼就无法安心。明明知道阿诚能力不比自己差,明明知道为了策反梁仲春,阿诚已经不止一次去做这样的事,可还是不能安心。

 

曾经阿诚夜不能寐,需要自己抱着哄着,才能入睡。

如今,阿诚你可知,大哥也离不开你啊!

 

明楼爬起来,走到客厅,站在窗边,望着月光,就这样一直等,一直等,不知道过了多久,门响了一声,明楼没有回头,他知道是他的阿诚回来了,他不想让阿诚看到他这么脆弱的一面,默默的收敛着情绪。

 

阿诚看着站在窗边的大哥,走过去抱住“大哥,还不睡啊!莫非还要向明台一样让我哄?”明知道明楼是担心自己,却还在调节气氛。

 

阿诚突然感觉明楼的身体僵了一下,就听到耳边传来明楼的声音

 

“你被人跟踪了”

 

两人同时摸出身上的手枪,向窗户的两侧靠去

 

果然窗外有两个人,在窥视的明公馆,自以为躲的很隐蔽,实际上早已落入明楼和阿诚的射击范围内

 

阿诚看着明楼

 

明楼懂阿诚的意思,这两个人不能杀,杀了没有人回去交差,明楼的嫌疑自是洗不清的。

 

阿诚也懂明楼的意思,如果这两个人不杀,那今夜阿诚与梁仲春的勾当就一定会传到敌人耳中,那阿诚便会陷入沼泽。

 

这人到底是谁派来的?

 

如此两难的境地,两人互望着,了然对方的心思。明楼冲到窗前的同时,阿诚也冲到了窗前,拦住了明楼,两人滚到了地下

 

“大哥,我们都冷静一下,天还没亮,他们还不会去复命,我们还有时间想办法。”阿诚害怕放开明楼,他便会去杀了那两个人

 

“好,我们去楼上卧室,如果想不到办法,天亮之前杀了他们”明楼的语气是很坚定

明楼很少这么和阿诚说话,然而每次这么和阿诚说话的时候就是阿诚无法拒绝的时候

 

阿诚妥协了,这样在地板上也不是办法,两人从地板上爬起来,避开外面人的视线,回到楼上卧室

 

两人默不作声,并肩靠在床头

 

 

突然两人对望

 

“大哥,你是想到了吗?”阿诚看着大哥的反应

 

“看来你也是想到了,可别吃醋啊!”明楼缓了口气,逗着阿诚

 

阿诚似是觉得大哥幼稚了些

 

“这两个人一定是汪曼春派来的,首先梁仲春不敢监视我们而且也没那个必要,南田洋子在私下又是和我有交易,所以他如果想知道我们之间,完全是可以通过我们的交易来完成,没必要冒这个险,排除这两种可能,也就只有汪曼春想盯着这里啦!所以”阿诚分析完全局留了半句未说

 

“所以,汪曼春一直认为你与我不和,发现了你与梁仲春的勾当,一定会第一时间和我联系,接下来的事情,那就在你我的掌握之中了,顺便还能解决一下这两个跟屁虫,可是要委屈你了阿诚。”明楼伸手抱住阿诚

 

阿诚懂大哥的意思

 

两人和衣便睡下了,相拥而眠,一夜好梦了

 

次日清晨

 

不知什么时候阿诚脱离了明楼的怀抱,起来做好了早餐

 

“大哥,起来吧!今天还有一场硬仗要打呢!”阿诚轻轻拍了拍明楼

 

明楼爬起来,结果阿诚递来的衣服

 

“阿诚今天你要受苦啦!”

 

“大哥,怪我没有处理好尾巴,阿诚应该的。”

 

明楼穿了一半的衣服,回头瞪着阿诚“胡说什么呢?”

 

明楼的样子甚是滑稽,阿诚忍着笑

 

“是,大哥,我说错了”

 

明楼看着阿诚憋笑的样子,回身继续穿衣服

 

 

吃完早餐,两人一起去上班,到了新政府,果然汪曼春来找明楼,还狠狠的看着阿诚

 

 

“师哥,你知不知道,阿诚都背着你干了些什么啊?”汪曼春一副我这是为你好的样子

 

“曼春,我知道你是为我好,但是你也要想一想,我身处这个位置,有多少人盯着我,想要我的命,盼着我出事呢!我这只要一丝风吹草动,立马就能给我扣上一个大帽子。曼春,我现在能相信的就只有你了。”明楼装作一副很无助的样子

 

“师哥,你放心,我一定会帮你的,你说,我就去做。”曼春已经被明楼的语音迷惑了

 

“阿诚是我身边的人,如果他有什么问题,那我势必会受到影响,甚至比阿诚还惨,所以现在还不是动阿诚的时候。还有把我身边的人都撤了,我不喜欢被人监视着,每天被日本人看着就算了,自己人就算了吧!”明楼说到自己人的时候还特意顿了顿

“曼春,我真的是如履薄冰啊!”明楼语气里露出些许的悲哀

 

 

“师哥,你身边的人撤了可以,可是你怎么保证阿诚吃里扒外不伤害到你啊!”

 

“只要他不被人发现,我就没事,放心吧!曼春我能处理好的,真的谢谢你。”明楼心里阵阵的恶心,说着违心的话

 

 

“好,师哥我总得给他点教训”汪曼春就是嫉妒阿诚,能天天在明楼身边

 

“好,但是别太狠了,毕竟不能被人发现,不然我就危险了。”

 

“放心吧!师哥,我有分寸的。”曼春满脸坏笑

 

“喂,找明秘书进来”明楼拿起电话叫阿诚过来

 

汪曼春在一边笑的很阴森

 

“明先生,您找我?”阿诚进来看见汪曼春在,看着大哥的眼色

 

“汪小姐找你”用眼神告诉阿诚,你要吃苦头了

 

“是,汪小姐有什么事吗?”阿城虽然知道她想干什么却只能忍着,陪着笑

 

“我从明长官哪里借了你,跟我走吧!”

 

在汪曼春看不见的地方明楼向阿诚使了个眼色

 

 

地牢

 

“阿诚啊!你说你跟着我师哥这么多年,你怎么就这么没良心呢?”汪曼春如同中了魔障似的

给我打

“我不知道汪小姐在说什么?”阿诚忍着疼

 

啪!啪!啪!

一鞭子又一鞭子的打在阿诚的身上

 

阿诚不吭声,他知道挨过这顿打就好了,大哥想说的是别怕,还有等我

 

 

阿诚默数着时间,虽然好像感觉比平时慢了好多,可还有等待的希望

 

“曼春,阿诚还得留着工作呢!”

 

明楼的声音好似天籁,拯救了挨打的阿诚,就像小时候把他从那个罪恶的人身边带走一样

 

阿诚放松了身体,晕了过去。

 

“师哥,你不是心疼了吧?”曼春还没出够气,死鸭子嘴硬

 

“你把阿诚打坏了,我怎么办?我这这么多人盯着呢?你不会也要给我添麻烦吧!一个阿诚就够烦啦!你也要给我添刀子?”明楼故意说了些重话,看到被打的阿诚心里阵阵的心疼,却不能表现出来

 

“好吧!那你把人带走吧!不过好像他也有一阵子不能工作了呢!”曼春看了看阿诚,虽然自己出气了,可是好像给师哥带来麻烦了呢!

 

 

“你呀!我来想办法吧!人我带走了。别再让你的人来监视我了,我是真的没有精力去对付自己人了。”明楼装作宠溺又无奈的样子

 

“放心吧!师哥,我不会的”

 

明楼带着满身伤的阿诚回到明公馆,还好大姐他们要在苏州呆上一段时间

 

明楼一点点脱去粘在伤口上的衣服,慢慢的剥离,然后再一寸一寸的消毒,上药。做完这一切又给阿诚换上了棉质睡袍。

 

 

阿诚醒来,看见趴在自己床头的大哥,张了张嘴,却没有发出声音

 

明楼正好起来,看见阿诚醒了

 

“别说话,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一切都顺利,汪曼春没有怀疑我,明天,黎叔他们会计划解决汪曼春。”明楼起身为阿诚倒了杯水

 

阿诚润了润嗓子

 

“大哥,那时你是想说,你会来救我对吧!”

 

明楼笑而不语

 

“有你真好!”

 

 

生于乱世,幸而有你

心意相通,唯吾懂你

此生此世,不愿负你

永生永世,轮回爱你

幸运有楼诚,也同样幸运有你们。感谢Q群里的小伙伴,让我第一次有了执笔的欲望,为楼诚添砖加瓦。

最不敢碰的就是楼诚这对原cp,生于乱世,使命便是如此。胜利是必然的,可并不是每个人都能等到胜利

日日伪装,身心俱疲,却没有退路,愿我们笔下的楼诚幸福美满,经历风霜,苦尽甘来。

下面正经的,八幸   @反射弧超长的小雷龙 

评论(5)

热度(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