樊懿墨

时间越久爱好慢慢的也多了起来,喜欢的cp会越来越多,但初心不改。不说走,却也不是留

秦川,两小无猜 一

那个我打tag啦!但是我要是真的不能完结,不可以打我,不可以骂我,不可以凶我哦!这里一只怂墨墨,要是觉得我和哪位太太撞了梗或者怎么样的,墨墨不撕逼,我删文就好了!就这些啦!趴,开心。起名废,暂定这个名字好啦!

第一章             目录

 

(标注:我记得龙器里陆雨涵请马师傅出来做饭要30大洋,这里直接转化为银子,30大洋等于30两银子,所以玄策坑了房掌柜一大笔银子)

 

“川川,虽然老爷少爷一家对我们很好,但毕竟我们是下人,不可以和少爷称兄道弟的,要叫少爷,知道吗?”

 

“知道了,娘亲”川儿手抓自己衣角,褶皱的衣角映出了孩子的不安

 

 

“川儿,川儿”院里传来少爷的声音

 

“小少爷,您怎么过来了,要是找川川,您吩咐一声,我让他过去。”张妈急忙从屋里出来

 

“张妈,别这么客气,我是来找川儿玩的”说着便直径进了屋

 

“川儿,川儿,走”拉起川儿抓着衣角的小手,跑了出去

 

“张妈,我带川儿出去玩了。”

 

“川儿,你照顾好小少爷”张妈站在门口张望了一会,回屋里干活去了

 

 

川儿心里还想着刚刚娘亲的话“小少爷,您有事吗?要是没什么事我还要回去帮娘亲干活呢!”

 

秦玄策伸手敲了川儿鹌鹑般的头“说什么呢,昨天还策哥哥,策哥哥的叫我,今天怎么了?”

 

川儿捂着被打的地方,看着自己的小脚丫,不自在的动着自己的脚趾

 

秦玄策感觉川儿情绪不对,弯腰从下面看着人纠结的小脸“怎么了?这一脸小委屈的?我没欺负你啊!谁欺负你了?来,起来,跟策哥哥说”

 

“娘亲说,我不能跟少爷称兄道弟,这样不对”川儿一双水汪汪的眼睛看着秦玄策

 

任谁被这样一双眼看着,怕是都会沦陷吧!

 

玄策弯了弯唇,伸手抱起川儿做到自己腿上“哪里不对呢?”

 

舒服的坐在哥哥腿上。扭了扭小屁股“娘亲说不对,川川要听娘亲话”

 

被人蹭的心痒痒,忍不住挂了下小鼻子“那哥哥的话,你就不听?”

 

川儿的小脸顿时皱成了小包子,歪着头,好像在考虑什么人生大事!

 

玄策忍不住动手掐了掐皱着的小脸,不忍逗弄下去“川儿知道为什么不能和我称兄道弟吗?知道为什么不对吗?”

 

川儿揉揉自己被掐的小脸,小脑袋晃得跟拨浪鼓似的,差点从腿上掉下去“不知道”

 

玄策搂住怀里的小孩“你看,你不知道为什么不对,怎么就是不对呢?川儿,你不是秦家的下人,我们是朋友对吗?你和策哥哥是朋友,所以不要叫少爷,要叫策哥哥,如果你娘亲说你的话,你就把哥哥的话给你娘亲转述好不好?”

 

川儿似懂非懂的点头,苦着的小脸算是见了晴儿

 

玄策抓着川儿的小手“走,哥哥带你去坑人”

 

“哥哥会坑我吗?”川儿踢着小石子,蹦跶着走

 

虽然川儿还不懂什么是坑人,但是玄策还是停下来,认真的摸着川儿小脑袋“你的策哥哥永远都不会坑你,因为你不一样”

 

川儿被哥哥的严肃弄得一愣,但川儿听懂了,策哥哥心里,川儿是不一样的

 

策哥哥的手艺就是不一样,策哥哥是天才,又肯学,雕了个玉蝉,在房掌柜手里骗了50两银子

 

左手拿着糖葫芦,右手拿着桂花糕,跟着策哥哥进了马师傅的店“马叔叔,来盘蜜汁牛舌,其他的你看着上。”

 

 

“诶呦,秦小少爷可是自己来的?”

 

玄策对于马师傅忽视川儿感到十分不满“马师傅是没看见我弟弟吗?”

 

马师傅立马点头哈腰赔不是“秦少爷上面请,我今儿送您一道菜”

 

玄策扯着川儿往楼上走“菜就不必了,这位是我弟弟,他叫范川,范少爷”

 

这马师傅也算是个会察言观色的“诶诶,秦少爷,范少爷楼上请”

 

川儿把糖葫芦递到玄策嘴边“策哥哥,我们这样会不会挨骂啊?”

 

玄策看着被川儿舔的只剩山楂的糖葫芦,咬了下去“别怕,钱是策哥哥坑的,也是策哥哥花的,有事也是找策哥哥跟川儿没关系”顺手给川儿,打开了桂花糕送到小家伙嘴里

 

小家伙皱着小鼻子看着桂花糕“哥哥,你洗手了吗?”

玄策一愣“你还嫌弃哥哥?你不吃我吃了”玄策假装往自己嘴里送

 

小家伙连忙扒住策哥哥的手,咬上一口,含含糊糊的道“不嫌弃哥哥,策哥哥会挨打吗?”

 

“策哥哥会跑啊,跑到哪儿,川儿都会找到哥哥的对吧!”

 

川儿咽下嘴里的糕点,握着小拳头,信誓旦旦“川儿一定能找到策哥哥”

 

玄策的小少爷脾气和习惯是到哪里都改不了,也就在川儿面前收敛吧,但有些也根本不需要收敛

 

一大桌子菜,川儿大块朵颐,吃的小脸沾满汤汁,玄策觉得自己这钱没白坑,看到小孩的小脸,什么都值。

 

其实玄策不知道,小孩心里他比自己更重要呢!

 

边吃着,时不时还要帮小孩擦嘴,真不知道这孩子怎么这么讲究

 

这么满桌的菜,两个孩子而已,就算是放开了小肚皮吃,也是要剩下的

 

川儿花着小脸望他的策哥哥,好像这样能看出什么办法似的

 

实际上,玄策也不是万能的,但是他总有办法哄的弟弟开心

 

“我们可以把东西给别人吃对吧!”

 

 

川儿点头

 

从来没打过包的秦少爷,居然把剩下的饭菜都打包,还特意加了几份馒头

 

 

 

“川儿,你说的没饭吃的流浪猫都在哪啊?”

 

川儿弯着腰,冲玄策摆手势“策哥哥,小点声,他们胆子可小了”

 

川儿把馒头掰成小块,放到一个洞口,扯着玄策退到角落里,不一会,几个小猫探头探脑的出来了,川儿兴奋地回头扯策哥哥,结果发现几个流浪汉正盯着玄策手里的吃食

 

“策,策哥哥”吓得川儿的小奶音都爆出来了,玄策刚想逗他,发现小孩的神色不对,转头,便看见几个流浪汉奔着自己冲过来,下意识的挡住川儿,可毕竟是孩子,几个推搡之间,川儿被推倒在地,看到川儿狼狈的倒地,玄策突然大吼,秦家少爷的气势将所有人震在原地,玄策扶起川儿,温柔的给他拍了拍衣服,转身对着那个和猫抢馒头的流浪汉“你给我住手,说你呢,放下”又指着另两个抢牛舌的“你们也放手,快点”所有人愣着看这位小少爷,而这位小少爷正沉迷于川儿崇拜的眼神“咳咳,这些够你们分的了,不要抢,也不要去捡掉在地上的”一群流浪汉竟然听了小孩子的话,井然有序的领了吃食,散了去。

 

分了吃食,看看川儿身上还好,可是玄策就没那么幸运了,身上被溅了汤汁,又沾了灰,看起来好是狼狈。

 

“策哥哥”川儿撇着小嘴

 

“没事的,一会哥哥先送你回家,然后哥哥在溜回家换衣服,不会被发现”

“嗯!”策哥哥是万能的

评论(26)

热度(23)